欢迎访问沙湾新闻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新闻热线: 0833-3440026
您现在的位置: 沙湾新闻网 >> 热点专题>> 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正文内容

从《三选当家人》看山区农民的小康进程

作者:杨长喜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3年03月07日    点击数:

 

    “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年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在新中国成立一百年时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的这两个百年奋斗目标必将成为我们夺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胜利的两座里程碑。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新目标要求分别是经济持续健康发展,人民民主不断扩大,文化软实力显著增强,人民生活水平全面提高最引人注目的目标是到2020年 “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到那时,全国老百姓的衣食住行用水平将全面提高,收入分配差距将会大幅缩小,中等收入群体将持续扩大,老百姓生活在社会主义中国的幸福感将普遍增强!

没有农民的小康,就没有中国社会的全民小康。小康的难点、重点在农村。回顾农村发展、进步的历史,每一步都饱含党和政府重农、惠民的光泽。蛇年开春,下乡调研,笔者在一个小山村,采访到这样一个有盐有味的故事《三选当家人》。

 “连续10年开春,北京传来喜讯,一号文件惠民,农民步步高蹬!”蛇年开春,白云村举办的“闹春晚会”上,老三自编自演的说唱快板,获得了一等奖,奖品是村委会赠送的两只良种红鸡公!

老三大名叫王铮,世代居住在“伸手就能抓一把云彩”的白云山。山里有句俗话,“缺吃少穿不要紧,就怕选错当家人”。八十年代初,土地下户,几乎一夜之间,木桥湾村新冒出了200多个当家人。村子不算大,地瘦不养人,一大批木匠、篾匠、石匠、瓦匠、剃头匠等五花八门的手艺人,依靠自己的一技之长,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艰难地挑起了持家养口的重担。

春风化雨,穷富变迁,10年光阴荏苒。2004年开始,中央连续发出10个农字头的“一号文件”后,村子里发生了很多很多变化,胡子哥家三选当家人的故事最让人记忆犹新。

村东头的胡子哥王登魁家,弟兄三人老实巴交,除了挑粪上山、栽秧下田的庄稼活外,什么手艺都不沾边。父亲早已过世,母亲年老体弱,谁来当家理事呢?一家人脸红脖子粗地争吵了几个晚上,最后母亲拍板,按照村子里沿袭的古规:吃“发财汤圆”选当家人。结果,三弟兄的汤圆碗里,只有老大胡子哥的运气好,吃出了包裹着那枚铜钱的汤圆,顺风顺水地坐上了家长的宝座。然而,“发财汤圆”并没有保佑王家福星高照,老大带着全家人“旱地种粮,水田插秧,养群母鸡当银行”过日子,虽然解决了吃饱穿暖的问题,但“鸡屁股银行”总是入不敷出,小石填不了大洞,急需开支时常常是手长衣袖短,当眼馋地看着村里有的人家推到土墙盖新房时,王家一人一身过年的新衣服也要隔年才能添置。于是,明理的大哥自觉当家乏力,在饭桌上召开家庭会议,决定用“丢黄豆”的办法另选当家人。结果,三弟兄的碗里,老二明显占了上风。老大满眼愧疚地丢下一句“老二啊,如今政策宽松,你又年轻,脑壳也够用,哥相信你能撑起这条船,当好这个家!”说完便把象征着家权-----一个装着300多元钱的小木箱钥匙交到了老二手中。

转眼间3年多过去了,村里的手艺人大都农忙种地,农闲卖艺,找了钱修了房,老二带着全家人翻着“力气就是粮食,汗水就能换钱”的老皇历度日,春风依旧难进老王家,和村里人的日子一照镜子,一年365天,除了不缺粮吃,不少衣穿,其它什么都差一大截。

2007年初,中央又一个一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积极发展现代农业扎实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若干意见》出台了,“发展健康养殖业,大力发展特色农业!”外出打工的老三带着“两手抓”的想法回家了。家庭会上,“想在土地上搞点名堂出来”的老三向当家的二哥提出,外面市场上的中药材杜仲、黄柏供不应求,值钱得很,建议拿出一半的地发展药苗赚钱,一半的地搞免耕种粮。然而,老二两口子说啥也不干,“远水解不了近渴,修起庙子鬼都老了!”于是,当晚的家庭会议,最终在两弟兄各自经营一块地,年底比产量、比收入,竞争来年当家人的打赌协议中握手言和。

春去秋来,赌约如镜。老二眼睁睁地输给了老三:隔着一道田坎的两块地,面积大小差不多,一年下来细算账,自己侍弄的那块地收获包谷籽1256斤,满打满算,价值1500元钱也就顶了天。让老二糊涂的是,老三用半块地种庄稼、半块地育药苗,总收入却连翻了他好几个筋斗,达到了12000多元钱!更让老二气胀的是,老三那半块地产出的粮食也比他多出了400多斤。哎,千怪万怪,就怪这脑壳转不了弯,陈旧的观念、传统的思维跟不上形势,更换良种、免耕种粮、化学除草和行间套种、粮经搭配、多种经营等新技术、新思路,在老二的眼里都是“乱弹琴,种洋庄稼!”然而,老三却真金白银地在一亩二分地上,弹出了令他心服口服的致富曲。

交当家人钥匙的头天晚上,老二躺在床上直叹气,王家人一辈子跟党走,听党的话,才翻了身做了主人。如今实行的联产承包责任制,国家把10多亩坡地交给了自己,几年过去了,别人家都把骨头熬出了油,王家却仍满足着“鸡屁股银行”过日子。

次日早饭后,当着全家人的面,老二把装着1200多元钱的存折和几十元零花钱的小木箱钥匙交到了老三手中,“世道在变,人也要变。二哥没跟上形势,拖累家里人了,这把钥匙交给你了!”

其实,真正让老二口服心服、脑壳转弯的是一趟成都行的故事。第二年秋末,老三带着老二来到全国最大的成都荷花池中药材市场开眼界、找“钱途”。

“老师,这是不是杜仲叶哟?”

“对头,烘干了的杜仲叶舍”

“请问好多钱一斤哩?”

“一口价,8块钱一斤,但是不零卖哟!”

“这些杜仲籽籽的价钱哩?”

“20斤起秤,每斤50元!”

打听完药老板的报价,二哥吐了吐舌头,木讷地站在那里懵了,冬天,家里漫山遍野的杜仲叶,掉在地上铺了厚厚一层,谁也没那它当回事,到了城里咋就变得那么金贵了呢?按照药老板介绍的4斤鲜叶烘一斤算账,每斤2元钱,家里的3000多株至少也要采集10多万斤鲜叶,该是多大一笔收入啊!

“走,老三,别瞎转悠了,回木桥湾!”老二拉着老三的手直奔车站,“原来我们是在端着‘金饭碗’讨饭哟!”

很快,凭借成都药市打探的行情,王家扎扎实实地发了一把杜仲财。三兄弟的故事被摸着石头过河的山民们争相效仿、发挥、放大。三年后,木桥湾村成了远近闻名的中药材村,种植的杜仲、黄柏、黄连、白术,变成了村民们的水泥路、小楼房、小轿车和大彩电、大冰箱。

《三选当家人》,选出了崭新的思路和致富的财路,也折射出了农村尤其是山区农村,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进程中,不仅需要政策的阳光雨露,还需要大批基层组织优秀的当家人。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