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沙湾新闻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新闻热线: 0833-3440026
您现在的位置: 沙湾新闻网 >> 信息总汇>> 沙湾文学>>正文内容

《红楼梦》中对联赏析

作者:陈果卿     来源: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21日    点击数:

王国维在他所著《红楼梦评论》中指出:“美术之为物,欲者不观,观者不欲,而艺术之美所以优于自然之美者,全存于使人易忘物我之关系也。”这里的美术泛指艺术之美。美术中以诗歌、戏曲、小说为顶点,目的在于写人生、是自然之美的升华。《红楼梦》是艺术之美的集大成者,达到“物”、“我”、“欲”三者和谐之境界。自该书问世以来,艺术家、学者、专家努力研讨,成为独特一门学问——“红学”。至今,讨论在继续,争论在继续,而且生机勃勃。毛泽东同志曾说过:“中国除四大发明发外,拿得出手的似乎只是地大物博和一部《红楼梦》”。鲁迅先生对《红楼梦》也有极高的评价,说道家、儒家、革命家、流言家、才子都可在书中找到寄托和答案。《红楼梦》可以说是一部百科全书式的著作,远远超出一部小说蕴含着艺术价值。但是,也许是笔者的孤陋寡闻,大家对该书的各个方面,或考证,或阐释,或争议,或发现,什么都涉及了,就是很少专门涉及书中的对联。  

据资料显示:黑龙江出版社曾出过《红楼梦诗词评注》。红学专家蔡义江早出版了《红楼梦诗词曲赋评注》。还有专家的著作对全书的诗、词、曲、赋、歌谣、谚语、灯谜、字令,甚至书启、联额,对句等共立项二百十五篇,却没有对联。《红楼梦》中对联很有艺术特色,与历代名家名联相比,丝毫不逊色,而且有过之无不及处,这样说并不夸张。  

笔者不是“红学家“,也不是什么专家学者,是戏曲作家,很爱读《红楼梦》。认为《红楼梦》中的对联有其独特的审美意义和审美价值;放在书中可以起到刻画人物,塑造人物形象作用;甚至是情节发展,波澜再起必不可少的桥梁;与人性人情、玄机禅机、老庄哲理浑然一体,相得益彰,相映成趣,妙不可言,是其它笔墨不可替代的。因我以赏析为题作文,目的是抛砖引玉。  

《红楼梦》开卷第一回相当重要,作者为人物出场作了大量铺垫,重点谈到了两位主人公的降世传奇;还耐人寻味地设问:“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由两个不存的人物引着人们读下去。其中之一是“甄士隐”,接过通灵宝玉,到了太虚幻境,见石碑上有一对联:  

假作真对真亦假  

无为有处有还无  

这对联很有特点,假与无相对,真与有并提。开头是假、无、结尾亦假、无。脂砚斋评曰:“运用叠真假有无很妙。” 但是笔者以为仅仅从写作技巧来研究会不识其庐山真面目,不明对联大的深意。首先出现在“太虚幻境”里,这是虚晃一枪,假作真时真亦假并不虚幻,定有所指。有趣的是,这开卷第一回目叫做“甄士隐”即是“将真事隐去”之意;“贾雨村”即是“假语村言”,回目点出真假,再撰上一联揭示真即是假,假即是真,真真假假的社会与人际关系等等。对于一部长篇小说的开展起到启承作用,对联在这里派上大用场,曹翁可谓独具匠心。此联破例被重视,另在书的第五回,宝玉住在秦可卿寝室里,他做了“重游太虚幻境”之美梦,随仙姑到了一个所在,呈现一座石碑,上面仍有这副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的对联。一副对联两次运用,并非重复。第一次用可以看作书的开端,有提示作用,告诉读者真假不是那么好辨别的;第二次用可以为推动情节发展。我们读过许多著名的对联,都不曾起到这种作用。指砚斋还认为,除形式上叠用真假,有无,实际上点出“二玉合一”。贾宝玉是一玉,甄宝玉是一玉,甄宝云是假,是无,贾宝玉是真,是有,这是一种理解。另一种说法,贾宝玉是一玉,林黛玉也是一玉。林黛玉与贾宝玉相爱不成,可不可以看作是“假和无”。没有的事情称之为无,也就是虚幻。曹翁把十分严酷的存在,说成虚幻,正话反说,连他本人也叹“谁解其中味”了。  

王蒙先生著了一本《红楼启示录》,有不少他自己独到的见解,其中有这么一段,提到“金、玉、真、假、木、石、人、我、阴、阳、兴、衰、色、空、虚、实……” 时,王先生说:“你永远探讨不尽,又很容易自圆其说,自衍其说。” 如果我们从纯对联的角度看,“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还有无” 也是优秀的,说出了一种现象,道明了一种哲理。虽然 “假作真” 暂时成了 “无为有” ,但最终必定结局是 “有还无”。  

如何结构长篇小说,这是很棘手的事。《红楼梦》写人物那么多、事件繁杂、盘根错节,要结构好难上加难。王蒙先生认为:《红楼梦》作者将人物、事件、情感、语言、环境,烂熟于胸、烂熟于魂灵,在千头万绪中理出个头绪来,全凭作家高超的写作技巧中是不够的。曹翁擅创新,将“对联”在过去书中只作穿插、赏析的“小玩意儿”,现今派上大用场,起到大作用,体现一种大智慧。  

已经知道有个人物叫“贾雨村”,在第一回里,“甄隐士梦幻识通灵”,“通灵”即“通灵宝玉” 是主角之一;“贾雨村”起到开展故事的作用。你看,他认识林黛玉之父林如海,做了黛玉的老师,林家家庭出现逆转与危机时,林如海又托“他”引黛玉去金陵亲戚家,才开始了她与宝玉的生死恋。一切都在不经意中进行,甄士隐在街上听新闻,不期而遇“贾雨村”,就邀至家中“一谈”、“消此永昼”。又谁知被士隐家一女婢看中,偶然回首看了一眼“剑眉星眼”的雨村,便决定了这女婢前途。“偶因一回顾,便作人上人。”那日雨村去后,心理有说不出的惬意,为显文才,既口占五律,又做对联,这就是:  

玉在柜中求善价  

钗于奁内待时飞  

对联对得虽绝妙,乍一看,这不就是穷酸用抛文弄武来显示才学吧,为得到他看上的那个 “虽无十分颜色,却也有动人之处” 女婢的青睐么?也就是把自己比作美玉、美钗,待价而沽么?并没有深意,值不得渲染。其实“贾雨村”和那女婢的婚姻在书中仅作穿插,一笔代过,一晃而逝,但是仔细斟酌,上下两句开头一个字是“宝”,另一个字是“钗”字,这就很值玩味了。已经不是腐儒“贾雨村”的自况了,而是寄托着寓意。脂砚斋首先给看了出来,说“贾作真……”那联是“两玉合传”,这一联是“二宝合传”。还说了句:“自是书中正眼”。在《红楼梦》的第一回里,开宗明义,就把宝钗结合暗示出来,太奇妙,真大手笔。不错,好一个“书中正眼”,曹翁正是利用对联的特点来完成提示的,可谓匠心别具。  

《红楼梦》第二回是“贾夫从仙逝杨州城,冷子兴演说荣国府”,逐步说到正题上来了。贾夫人是谁?林如海之妻,黛玉之母。林如海探花出身,姑苏人氏,皇上钦点为巡盐御史。官运亨通,人丁却不旺,几房妻室,只有一女,就是林黛玉。恰逢(也是曹翁的编造),“贾雨村”病在姑苏,盘费用光。旧友闻之,荐“贾雨村”为黛玉老师。既有利于“贾雨村”也方便了林如海。黛玉向贾雨村学习功课,刚刚一年,黛玉母亲便阳数已尽归天了。女学生悲痛读不下去,贾雨村闲得无事,四处走走。一日,信步到了村野风光最好的智通寺,寺门破旧,一副对联突出:  

身后有余忘缩手  

眼前无路想回头  

这一联别有深意。脂砚斋评曰:“ 大都世人意料此,终不能此。不及彼者而及彼。”又曰:“先为宁荣诸人当头一喝,却是为余一喝。” 值得回味的是后面几个字“为余一喝”。这个余是“我”是明白无疑的。但这个我又是谁?是脂砚斋?或另有其人?这对联肯定有所指,作为小说的组成部分,应当是对宁荣二府有权势的人的劝戒,在顺利时,在官运亨通时要注意,要留有余地,不要放肆、张狂。如果一味骄奢淫逸会惹祸的,到那时便悔之晚矣。这种道理对一般常人讲,也有禆益,平平常常过日子为好,可谓 “却是为余一喝 ”!当然意义远不于此。脂砚斋紧接着说:“小说未写通部入世迷人,却选写出喻世醒人。” 其艺术感染力很强,如“风舞雪,倒峡逆波,有别小说中所用用之法。” 单是将对联运用如此得当,成为小说不可少的部分,与通部溶合,正是别的小说不艰企及的,读后岂不佩服?!  

《红楼梦》第五回:“开生面梦演红楼梦,立新场情传幻境情。”其中两个主角早已登场,但宝玉黛玉相好却有性格大有差异已露端倪。一日,贾府中人得知东边宁府花园中梅花盛开,请贾母邢夫人、王夫人等去赏花,宝玉去了,玩倦了,欲睡中觉。贾母命人好生哄着,贾蓉之妻秦氏说已经给宝叔叔准备好休息的屋子,于是一簇人来到上房,宝玉抬头一看,看到这样一副对联:  

世间洞明皆学问  

人情练达即文章  

贾玉一见对联就感头痛,说纵然是室内精美,陈铺华丽亦然不肯在这里了,秦氏可卿才说,不然到她房间里去住。到了秦氏华室,贾玉一看又有一副对联:  

嫩寒锁梦因春冷  

芳气袭人是酒香  

贾宝玉含笑就说这里好。这两联可作比较。用脂砚斋的话来说:“世事洞明”这联“极俗,用于此较妙。”而 “嫩寒锁梦” 一联,脂砚斋评为:“艳极淫极”,用于此也妙( “袭人” 竟成成了贴身丫环的名字)。前一联如见程朱理学家们面孔,正板着脸教训人,说学问如何做,文章怎么写才好,贾宝玉如何受得了,因他天生有叛逆性格,自然反对。曹学芹曾做《西江月》一首,嘲笑贾宝玉:“无故寻愁觅恨,有时似傻如狂,纵有一副好皮囊,腹内原来草莽,潦倒不通世务,愚顽怕读文章,行为偏性乖张,哪管世人诽谤。”这就很清楚!贾宝玉不拘教礼,由此性格发展下去,是对封建传统的藐视,对那种读书、考试、升官发财,追求利禄功名的不屑,继而是对整个传统观念的反叛。后一对联是秦太虚里的,旁边还有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以及室内陈设,极有浪漫的文化氛围,所以宝玉喜欢这里。喜欢与不喜欢,是性格的选择,说明细节的重要性。高明的曹翁是借助运用对联来完成的。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