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沙湾新闻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新闻热线: 0833-3440026
您现在的位置: 沙湾新闻网 >> 信息总汇>> 沙湾文学>>正文内容

三峨佳丽

作者:聂浩源     来源:乐山日报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25日    点击数:

次日清晨,李岷峰身不由己,下到溪边,料雪儿会来遛虎。    

日头升上青峰,却仍不见她的影儿,莫非不来了么?他心中不由焦躁,想往石林那儿去瞧瞧,又觉不妥。左思右想,突地暗道:“一个朱峨雪都不能化解为无形,还能从鞑子手中夺取江山么?”他自嘲一声,迈步往独秀峰攀去。    

攀至半腰,乍觉身后有人,回身一望,并无踪影。他想或许自己多疑了。来到罗汉松后,挪开石板,钻入洞去,反手又挪回石板封上。    

回到石室,却无心研习地图。他走到窗前,伸手拨开窗外青草,向山下望去。大渡河蜿蜒,田畴金黄,油菜花开得甚艳。正观望时,乍听通往石室的地洞里传来脚步声,竖耳细听,来人并非陆长青!“谁!”他这一惊非同小可,大喝一声,拔剑在手,目视洞口。    

“噫!李师兄,你真的在这儿?”进石室来的却是先前盼望的朱峨雪!李岷峰说不出是喜是惧,心底急急盘算,她这一进洞来,日后还能隐藏么?一旦泄露出去,必定惹来杀身之祸!    

“你……你是咋来的?”李岷峰问。朱峨雪抿起嘴儿一笑,道:“我跟到这青峰上,见了一个洞,就钻进来了。”“你偷跟着我?”朱峨雪红了脸,分辩道:“没有。我带虎儿还没下到溪边,就见你像猴子一样的攀树上山,觉得好奇,师父可没教过我这一招,便……便跟来了。”说到这儿,她声音愈发小了,低头看着脚下。    

李岷峰不知说啥。朱峨雪朝石壁四周看了看,呀了一声,道:“这儿竟有幅地图!”一见下边那字,写的是大明山川形胜图。“李师兄,这是……”她很惊讶。“你赶快离开这儿!就当什么也没看见,什么都不知晓!”李岷峰道。朱峨雪听了,脸上更生疑惑,双目紧盯李岷峰,道:“我原本因你是同门师兄,才跟你上山,入得这洞。既如此,本姑娘只得告辞了!”说罢,双手抱拳一拱,十分委屈地转身离去。    

这时,石室门洞内又传来脚步声。这次,是陆长青进来了。    

“谁!”他见室中竟有一少女,面色铁青,厉声喝问。朱峨雪被吓了一跳,乍见一山里樵夫目露凶光,盯着自己,当下手按佩剑,反问道:“你是谁?”李岷峰忙道:“师妹,他是我前辈……”    

陆长青不理朱峨雪,只顾对李岷峰道:“她是你领进来的?”不待李岷峰开口,朱峨雪道:“我是自己进来的。”陆长青面色一凛:“姑娘,我且问你,何以得进?”“我在林中玩耍,远远瞧见李师兄钻入这洞,便跟了进来。”    

“你就直接进洞了?”陆长青紧接着问。“嗯。”朱峨雪点头,“洞门是开着的,我就进来了。”“姑娘,你何以要跟踪他?”陆长青面色愈加难看,冷冷发问。朱峨雪无言以对,道:“既然你和李师兄都不欢迎,我只好就此告辞了!”说罢,迈腿往洞口走去。    

“且慢!”陆长青喝得一声,伸手往她肩头抓去。朱峨雪身轻似燕,往旁一闪,绰剑在手。“陆前辈!”李岷峰脱口喊道,“让她出去吧!”陆长青哪里肯听,双手连连出击,一招招抓向朱峨雪。朱峨雪运剑如风,隔开来爪,二人竟在石室中打斗开来。    

五六合上,朱峨雪一招“灵蛇出洞”,直刺陆长青中门。陆长青冷笑一声,右手不避不让,一把抓住来剑,左手张开五指,似五根鹰爪般直抓过去。“ 陆 先生!”李岷峰惊呼。他原想陆长青是试朱峨雪功夫的,这下却见那鹰爪直伸向她那桃花般娇艳的脸蛋。    

朱峨雪赶忙丢剑,身子如云燕般跃出圈子,落在李岷峰身后,满面通红,愤愤地道:“前辈,我无意间撞入这石室,也罪不致死呀!”“本不当死。可是,你进了这石室,就莫怪老夫无情!”说罢,陆长青将手中剑往地上一扔,再次扑上。    

李岷峰见口说无用,“唰”地拔出佩剑,“嗤”的一声,拦在陆长青身前。陆长青面色大变:“少……你……你……?”“前辈,放她走吧!”李岷峰开口求情。陆长青长叹一声,往地上一坐,再无言语。    

朱峨雪拾起剑支,绕向石室门洞,钻了进去。李岷峰紧随其后,去洞口挪开石门,放她出去,随后返回石室。    

“少主,老臣在此山经营数十年。想不到,从今日起,这石室再不能隐了!”说罢,起身走往壁上的《明朝山川形胜图》,突地举起双手,挥拳欲砸。“不可!”李岷峰喝道。陆长青老泪纵横,两臂无力地垂下。    

“她来说了些啥?”陆长青坐得片刻,问。“她不过一天真无邪的少女,进来看看稀奇而已。”“少主,若事情真如你所言,老臣倒放心了。你不是说你入洞后关上石门了么?她何以能进来?适才老臣试她功力,她轻功过人,一剑在手,万夫莫敌。然而,以她的内力,断断不能将那石门挪开!”    

李岷峰听了,脸色大变,急道:“莫非另有他人?就在我进洞之后,先于朱峨雪挪开了石门?”陆长青突地伸出一只手,示意他别再往下说,凝神听得片刻,道:“此室不可再留!”    

“那……现下就走?”李岷峰有些着慌。陆长青摆摆手,却问起另一件事:“那杀魏秀才的人,真的不是伍图雄么?”“不是!董大伯说他遭了暗算。”“这些日,老臣一直思量这事。那人杀了魏秀才,必会追踪至此,且武功非凡。若老臣没料错,正是此人,推开石门,那少女方得以入内。”李岷峰听了,背脊都凉了。    

突然,他开口道:“陆前辈,朱峨雪会不会遭他毒手?”陆长青想了想:“这个,难说。”李岷峰听了,忙起身钻入洞中,往外奔去。    

一出洞,林中并不闻打斗声,周围亦不见打斗痕迹。李岷峰攀枝下山,往石林奔去。陆长青站在他身后崖上,连连摇头,叹道:“魏秀才这酸儒是怎生调教的?”    

李岷峰翻过山岭,来到一片石林,这石林被山民唤做“石林街”。 长数十步,宽两三步,“街”面平坦,两旁石山壁立,高有数丈。他停下脚步,竖耳倾听。这时,下边石板上传来阵阵脚步声,似有六七人!    

果然有异!李岷峰暗道,转身欲避入林丛,身后却有一人来得好快,脚步未落稳,已发出喊声:“好小子,老爷在娘胎里就抓你,抓到今天,终于现形了!”来人正是伍图雄。    

面对追杀母亲、击毙董大伯的仇人,李岷峰拔剑出鞘,一股怒气从心中升起,大吼一声,吼声中透出一股先祖闯王天不怕地不怕的雄气!    

李岷峰一剑劲刺,伍图雄瞧也不瞧,使出大擒拿手伸手便抓。李岷峰剑刃一横,斜刺里一拉,应出“黄龙搅水”,欲削其手掌。伍图雄右手一格剑,身躯跃空,左掌直劈。李岷峰抬眼一望,只见那掌心通红如血,朱砂掌!他暗呼一声,董大伯便是伤在这掌上的了!当下往旁斜纵出去,左手攀住岩上树枝,身如灵猴,一拉一纵,跃上了石街一壁的顶端。“逃得好快!”伍图雄大喝,纵身赶来。

李岷峰方落脚石上,脑后金刃劈风之声又至,急回一招“旋风掠谷”,反削过去。伍图雄右手斜出,荡开来剑,化招“毒龙出洞”,拳声呼啸,同时左手朱砂掌“呼”地劈下,双手齐击。李岷峰大骇,身子一矮,往石壁上小树纵去。    

伍图雄带来的人发声喊,扑上前来。李岷峰似猴般抓枝捉树,往另一片石林逃去。攀树而行,他可是大得孙小空之传,去得甚快。那铁扇半仙叫道:“这小子习有猴拳!”    

李岷峰片刻来到称做“石门”的石林。纵上石笋,持剑环视,见来敌多未追上,伍图雄赶到。他捏了个剑诀,单等强敌扑来。    

伍图雄已赶至石下,飞身上窜,于半空中一招“乌龙搅水”,挽出几股掌风,呼啸而至。李岷峰还未辨出哪是左掌哪是右掌,双掌已到身前,急运剑相斗。来掌或抓或戳,招招不离咽喉。不过七八合,李岷峰险象环生,只剩招架之功。只听伍图雄大喝一声:“撒手!”右掌格开李岷峰左臂,左手一把抓住剑刃。    

此时,一道红影飞来。“住手!”娇喝声中,剑光已至。    

“朱峨雪!”李岷峰脱口叫道。朱峨雪加入战团,两道剑光相合,双战伍图雄。伍图雄不料突起变故,双掌接双剑,一时落入下风。只见他大喝一声:“嗨!”左脚立于石笋尖端,右脚使出一脚“扫堂腿”,逼得李朱二人上跃,于此间他右手拔出一柄恒山剑,舞得似乌龙出水,立时荡开二人。    

朱峨雪身子轻灵,往上一个空翻,人在空中,一招“灿雪铺霜”,利剑往下连连点刺。伍图雄扬剑迎敌,李岷峰立即中门进招,大喝一声:“着!”此招乃“仙人指路”,快捷异常。他料伍图雄躲却不过,哪知对手左掌击出,“砰”地发出外气,硬将来剑剑锋击偏!朱峨雪已落于伍图雄背后,前后双击,伍图雄却越战越勇,一时打成平手。    

“在那儿!”这时,传来铁扇半仙等人的喊声。此番恶斗,李岷峰方知对手厉害,眼见再战必败,喊道:“师妹,你先走,我来断后!”    

“去另一石笋!”朱峨雪喊,与李岷峰双双跃往旁边一巨大石笋。脚方落定,伍图雄已单剑荡开双刃,直逼上来。    

三峨山天气多变,突然一阵云雾袭来,倾刻间周围呈现一片云山雾水。“这地形我熟识多了,你先走!”朱峨雪说,推了李岷峰一把。李岷峰身不由己跃下石笋。伍图雄欲追,却被朱峨雪剑光封路。    

“好个小女子,看老爷先收拾了你。”伍图雄骂得一句,专心对付朱峨雪。不出五合,朱峨雪败象已显。但她虚晃一招,从剑光影里脱出身来,往另一石笋跃去。伍图雄腾身追去,却不及朱峨雪轻盈。她连跳几跃,在石笋上或东或西,云雾中红裙时隐时现,几闪便不见了身影。伍图雄独自在石笋上寻着、骂着。    

这边李岷峰却没走远,而是紧跟在石笋下盘绕,听到伍图雄的骂声,知朱峨雪已脱身,忙往莲花峰奔去。    

未上峰,便赶上朱峨雪。李岷峰双手抱拳,万分真诚地道:“今日多谢师妹助剑!石室之事,务请海涵!”朱峨雪抿了嘴儿,想起石室那场打斗,实在生气,现听他如此一说,“噗哧”一笑,身轻似燕,自家往莲花峰去了。    

李岷峰转身往独秀峰行去。刚下石林山,突听峰上传来一人叫声,甚是凄厉,声音竟是陆长青的!“不好!”他心中大骇,拔腿飞奔。    

他攀树上峰,两三下赶到罗汉松下,只见洞口石板已被挪向一边,周围一片打斗痕迹。他忙钻入洞中,来到石室。石室里更是凌乱,显见打斗激烈。在石窗处,发现右旁的“生门”已被打开。以陆长青的武功,竟要从这生门逃走,可见对手武功之高。    

李岷峰钻出“生门”,正临万丈悬崖,崖壁上有人滑下的痕迹。他未及细想,攀住青草灌木,滑下崖壁,及至半腰,见一人倒于坡丛中,正是陆长青。    

“陆前辈,你……你……”李岷峰抓住他双肩,急急呼唤。陆长青比当日董嘉川更见危急,探其鼻息,已奄奄一息,摇得几摇,方才醒来,睁开眼,费得好大力气,道:“快……快去找瓦屋老道……”“谁打伤你?”李岷峰问。“不……不知,那人……身手好……硬……”话至此,头一偏,已是断气。李岷峰悲鸣出声,见半坡有一浅穴,将陆长青遗体拖入穴中,草草掩埋。    

他满腔怒火地爬回石室,想与强敌拼个死活,怒嚎道:“杀我陆前辈的贼子,有种的,现出身来!”室内,一片静寂,唯有他自家的声音嗡嗡振响。    

这时,他发现墙上那幅《大明山川形胜图》竟被人拓过!图角壁上钉有一枚暗器,是颗透骨钉。他取下来细察,见钉上烙有“唐门”二字。“青龙场的暗器大家唐门?”他想。是了,若非他亲自出马,谁能杀得了陆前辈?他将透骨钉揣于怀中,发誓日后必报此仇。    

他钻出石洞,来到罗汉松下,不忍见陆长青营造数十年的石室毁于一旦,移动石板,重新将洞口封死。望了一眼石林峰,知道伍图雄等人还在那儿搜索,紧咬牙关,下到磨刀溪畔,沿溪出山,往瓦屋山而去。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