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沙湾新闻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新闻热线: 0833-3440026
您现在的位置: 沙湾新闻网 >> 信息总汇>> 沙湾文学>>正文内容

郭沫若——中国文化战线上的一面光辉旗帜(才华初绽)

作者:佚名     来源:乐山理论网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27日    点击数:

二、才华初绽

绥山山馆是郭家的私塾,有两间屋子,正房那间便是上课的地方。大门上方挂着一块黑漆大匾,上面刻着四个大字:“绥山山馆”。这名字是塾师沈先生取的。因为家塾的大门正对着绥山,本地人常以“绥山毓秀,沫水钟灵”自诩。沈先生取“绥山山馆”之名,意思是这绥山的毓秀定会在这塾馆里孕育出一代人杰。迎门正面墙上,供奉着孔夫子的牌位,家塾的大门两边贴着对联:“雨余窗竹图书润,风过瓶梅笔砚香”。紧挨着山馆的左边一间,是郭沫若的老师沈焕章的卧室。

绥山山馆外面是花园,园中栽有腊梅、桑树和竹子等。桑树上绑着坚硬的竹木,这便是单杠和爬杆,成为郭沫若童年体育运动的器械。绥山山馆是郭沫若幼年和童年学习的地方。

“绥山高,沫水清,茶溪野畔稻青青。”湍急的大渡河,雄伟的二峨山,神奇的美女峰,清澈的茶溪,这就是儿时郭沫若生活的地方。

儿时的郭沫若,常望着青山绿水出神。在那小生命里,有的是像河水一样过剩的精力。大渡河春夏秋冬不断变换着颜色,一年四季二峨山上的草木兴衰荣枯,太阳的东升西落,月亮的阴晴圆缺,使郭沫若的心里充满了永不衰竭的好奇心。从大人嘴里得到的神话故事,什么女娲补天、凤凰涅、精卫填海……还有从场镇上说书场里听来的狐神鬼怪、梁山好汉的故事,使小小的郭沫若如痴如醉。长兄们琅琅的读书声,母亲轻吟的唐诗宋词,更激起了郭沫若探索和求知的欲望。因此,四岁半时,郭沫若便要求读书。父母看他聪明好学,也就同意了。于是在1897年的春天,郭沫若走进了绥山山馆的大门。

按照规矩,幼小的郭沫若在父亲的带领下,来到了自家的“绥山山馆”,接受私塾教育。郭沫若向塾师沈焕章先生拜师,用了一对红蜡烛,烧上三炷香,在“大成至圣先师孔子神位”前磕了三个响头,这就算穿了“牛鼻子”。意思是上了学,就不能成天到处乱跑。

发蒙读的是《三字经》:“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沈先生闭目,摇头晃脑吟诵,手里的戒尺一挥,学童们便“咿咿呀呀”跟着背诵。

郭沫若对“人之初,性本善”这一类古训完全不懂,也毫无兴趣,才上三天便逃学了。不过,既然已经穿“牛鼻子”了,反抗也是无用的。父亲用强制手段,硬是把他抱到学堂去。学童们取笑他“逃学狗,逃学狗”。等父亲离开私塾门,沈先生便拿起桌上的教鞭——一根三尺来长的竹片,叫郭沫若把板凳抬到“大成至圣先师孔子”的神位前,然后令他挽起衣裳,脱下裤衩,撅起身子,露出两爿屁股。接着便是啪!啪!啪地乱打,不知打了多少下。沈先生边打边训斥“不打不成人,打到做官人”!郭沫若毫无反抗能力,哭着大叫“不敢了!不敢了!”全身的皮肉在酷刑下战栗。小小的郭沫若,第一次感到廉耻心、自尊心遭受到了野蛮的蹂躏。

郭沫若的家塾老师沈焕章,嘉定府犍为县(今乐山井研马踏)人。他学识渊博,忠于职守。在近五十年的教学生涯中,培养了众多学生,可谓桃李满天下。

在郭沫若出世前,沈先生就在郭家教书了。郭沫若的大哥和堂兄都在沈先生的教育下,考入省城的学校读书。沈先生在郭家执教了16个春秋,故沈先生很有名望,郭家和乡里的人都很尊敬他。

从旧教育走出来的沈先生,教育学生是十分严格的。白天读经,晚上诵诗,每隔三天要上一次诗课。按照当时的流行观念,读书是为了做官,“不打不成人,打到做官人”就是当时的流行语,即要做官就必须读书,要读书就免不了挨打。沈先生的教刑极严,他打学生的刑具是一根两分厚、三尺来长的竹片。非正式的打法是隔着衣服,隔着帽子的乱打;正式的打法是打手掌心和打屁股。这样的刑罚叫做“笋子炒肉”。除了打的刑法外,还有罚跪、罚站等。在当时读书做官思想的影响下,沈先生不可能有其它的更好的教育方法。

沈先生并不墨守成规,随着时代的变革,他顺应潮流,不再教学生做“八股文”了。除了古书外,他教读《地球韵言》和《史鉴节要》,这在当时是最好的启蒙书籍。沈先生还开设了地理、历史、国文、修身等科目,用的都是上海出版的新式教科书。他还将教会学堂出版的《笔算备旨》教给学生,郭沫若从加减乘除一直学到了开方。家塾的墙壁上挂了由四大幅合成的《东亚舆地全图》,色彩纷呈,红黄青绿的颜色使少年郭沫若的感观焕然一新。这样的变革在偏僻的沙湾场简直开了教育的先河,实在难能可贵。可见沈先生的锐意变法,这是他卓识过人的地方。像他那样忠于职守,专以儿童为本的人,在当时是很少见的。他起初也打过学生,但并不是出于恶意,在思想意识转变过来以后,就再也没有用刑具打过学生了。

沈先生对郭沫若因材施教,满足了他的求知欲。郭沫若一面读《左氏春秋》,一面又读《东莱博议》,双双映照,相映成趣,对郭沫若有很大启迪。郭沫若好议论的脾气,好做翻案文章的脾气,据他说就是从那时养成的。

沈先生对郭沫若寄以厚望,鼓励他向长兄学习,将来为政天下,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材。

沈先生对郭沫若一生的影响很大。可以说没有沈先生的严格教诲和与时俱进的变革精神,就没有后来的郭沫若。

童年的郭沫若虽说调皮,贪玩好耍,但读书是非常用功的。

他四岁半主动要求入塾读书。他最爱读司空图的《诗品》,后来关于诗的见解,大体是受了它的影响。《声律启蒙》和《唐诗三百首》也使郭沫若兴味盎然,古典诗歌的熏陶,培养了他对文学的爱好。

沈先生在教学生对对联的教材《声律启蒙》时,教育学生:“古之文人,皆以诗赋传千古,而诗赋之功夫,贵在声律对仗,故《声律启蒙》要学好。读了这本书,就能写出对联了。”接着沈先生吟诵道:“云对雨,雪对风,晚照对晴空。来鸿对去雁,宿鸟对鸣虫,人间清暑殿,天上广寒宫。两岸晓烟杨柳绿,一园春雨杏花红……”郭沫若非常感兴趣,跟着沈先生高声地诵读起来。没几天功夫,厚厚的《声律启蒙》上下两卷他都能背诵自如,并且能学以致用。学对句,学做诗,连大人们都感到头痛的事,对九岁的孩子来说,没有苦学精神是难以做到的。

后来,郭沫若便读《易经》、《书经》、《周礼》、《仪礼》这类深奥难懂的书,学起来十分枯燥乏味。可郭沫若总是认真去领会、背诵,很是下了一番功夫。

不仅如此,郭沫若还能举一反三,很好地运用所学知识。为了理解一个字的意思,他竟花了几天时间,把家里的书都翻遍了,直到找到结果才罢休。

除了在绥山山馆里沈先生要求读的书以外,回到住室他每晚还要看书。他喜欢翻阅《资治通鉴》,这部史书贯穿了一千三百六十余年的史事,他越读越有兴趣,常常深更半夜手不释卷。为此父亲很不放心,不是派人去催他就寝,就是亲自到他房里叮嘱。为了不被发现,后来他干脆把菜油灯端到蚊帐里边去读书。由于夜晚长时间在菜油灯下苦读,渐渐地郭沫若的眼睛开始近视了。

郭沫若除刻苦读书,吟诗作对外,还特别喜欢书法。因他大哥的字写得很好,这使郭沫若和书法亲近起来。当时流行苏(东坡)字,有许多名人大师写的都是苏字。郭沫若喜欢苏字连真带草,豪放雄健,于是便苦练起书法来。每天清晨郭沫若要写三遍字,第一遍用墨写核桃字,第二遍用土红写大碗子,第三遍也是用土红写斗方字。数年如一日,始终未间断过。为了节约,他用的都是土彦纸,用后叠起来有书桌那么高。郭沫若一直这样勤学苦练,为他后来在书法方面有很大的成就打下了坚实基础。

短短几年间,郭沫若读完了四书五经及其它一些书籍。可见,郭沫若在学习上是下了很大功夫的。正是这种孜孜不倦,博览群书,勇于探索的精神,才成就了郭沫若的未来。

由于郭沫若的聪慧和勤奋,学问有长足进步。在学习生活中已初露头角,成了沈先生的得意门生。

随着外面世界的剧烈变化,各种新思潮也影响到了沙湾,使沈先生的思想发生了变化。他逐渐变得开明起来,不再让学生读死书,死读书。常常带学生们去接触自然界和社会,以满足学生们的求知欲和好奇心,引导孩子们在游玩中学得知识。

一天,风和日丽。沈先生带着他的一群弟子,出了郭家。郭沫若和兄弟们带着鱼竿和钓鱼用的蚯蚓之类的东西,蹦蹦跳跳地跟在沈先生后面。过了上街的川主庙,来到茶溪边,在一块巨大的黑石头上坐下来,巨石下是一个清澈的深潭,对岸即是铜河一带最大的寺庙——茶土寺了。

阳光和煦,草色青青,溪水粼粼。师生一行各自找好地方,摆开鱼竿开始垂钓。

看着孩子们一张张活泼可爱的笑脸,沈先生一时心血来潮:何不趁此考考孩子们做诗应对的功夫呢?于是,沈先生对孩子们说:“你们已读过对对联的书了,今天我要考考你们,如何?”孩子们一听,觉得非常有趣。郭沫若说:“先生,请您出上联吧。”“好!”沈先生捻着花白的胡子想了想,吟出两个字:“钓鱼”。

先生刚一出口,郭沫若的弟弟郭开运便抢先答道:“捉蝶”。

郭沫若并没有急于抢着回答,他忽然想起前几天看过的一折川剧《杨香打虎》,于是答道:“打虎”。

其他孩子也对些“喂鸡”、“捉虾”之类的词句。

先生评判说:“开运的‘捉蝶’,对仗工整,且与钓鱼意思相关,有生活情趣,但和郭沫若的‘打虎’比起来,气势和胆略要稍逊一筹。”

沈先生又笑吟吟地说:“为师要出四个字的了,请诸生听好啊!”孩子们全神贯注地看着先生。

沈先生面对清澈的茶溪水,吟出四个字来:“溪水潺潺”。

这回很多孩子傻愣着,一时竟冷了场。

郭沫若凝神思考,过了一会儿,他脱口而出:“河风清清”。

先生听了,高兴地叫了一声:“妙”!

接着,先生又根据周围的景物,出了5个字、7个字的对联,让孩子们对,郭沫若表现最好,受到先生多次夸奖。

看到孩子们的学业大有长进,沈先生格外高兴。

孩子们在溪边尽情玩耍,欢快极了。

这时,郭沫若的鱼竿被鱼拖到水里去了。孩子们一阵欢呼雀跃。郭沫若更是狂喜,喜滋滋地爬上巨石,站在巨石顶上,迎着从大渡河上吹来的风,学着先生的样子,摇头晃脑地随口吟出四句诗来:

闲钓茶溪水,临风诵我书。

钓竿含了去,不识是何鱼。

这便是童年郭沫若的第一首诗《茶溪》。

1904年的春天,郭沫若在私塾中学习了7年。在沈先生的严格教育下,郭沫若进步很大,尤其文学功底较为扎实。

一天,郭沫若早晨起来,洗漱完,走进绥山山馆,朗诵起唐诗来。这时,他凭窗远眺,二峨山、三峨山白雪皑皑,一时诗兴大发,立即拿起笔,一挥而就,写出了《早起》一诗:

早起临轩满望愁,

小园寒雀声啁啾。

无端一夜风和雪,

忍使峨眉白了头。

这天,沈先生偶感风寒,但他坚持来到了山馆,对弟子们说:“你们已读过唐人王维《渭川田家》一诗,诗中所写渭水畔乡村初夏薄暮的景色何等诱人,你们今日可以外出走走看看,能否根据家乡的景色,仿王维诗吟一首出来,明日交卷。”

孩子们一听,虽感题目甚难,但因可以外出游玩,不禁又高兴起来。郭沫若便和兄弟姐妹们一起,出了山馆,穿过田间小路,沿着茶溪河向六井沟方向走去。

初春的太阳冉冉升起,轻纱般的薄雾缭绕在美女峰腰间,几缕淡淡的炊烟从农家屋角飘起,棉花坡上的树林里传来牧童悠扬的笛声……美丽的景色,让郭沫若兴奋不已,文思泉涌,激情奔放,他立即奔回山馆,在纸上挥毫写成一首《村居即景》:

闲居无所事,散步宅前田。

屋角炊烟起,山腰浓雾眠。

牧童横竹笛,村媪卖花钿。

野鸟相呼急,双双浴水边。

写罢,郭沫若捧起诗稿吟诵了一遍,自我感觉还好,便兴奋地跑到沈先生房中请先生指教。

沈先生接过诗稿细细地品吟了两遍,连声说:“好,好,待明日与同学们一起欣赏欣赏。”

郭沫若喜滋滋地谢过先生,又出门玩去了。

沈先生望着郭沫若的背影,心头涌上一阵喜悦。他想,若好好训导,该生今后必成一个出类拔萃的人物。

在郭沫若10岁那年的春天,父母见他闲耍无聊,还看当时的禁书《西厢》,便把他送到教书严格的汤先生处读书,想让汤老表管束一段时间。这样,郭沫若就成了汤老表的学生。

汤老表姓汤名苏,号明先,家住沙湾场下游10里的太平场,是郭沫若姑妈的儿子,大郭沫若10多岁。郭沫若叫他汤老表,汤先生称郭沫若为八老表。

汤先生很有才学,但眼睛高度近视。他在太平场自家屋中设私塾,自当先生收徒教学。

太平场上有座寺庙,庙内种了几棵桃树,孩子们看着它们开花、发芽长叶,一直到结出果实。那硕大的桃子沉甸甸地挂在枝头,像天宫里的仙桃,十分诱人。

一天,汤先生上完课后坐茶馆去了,孩子们在教室里读了一阵书,一个个口干舌燥。天气又十分炎热,看着院外鲜红的桃子,个个垂涎三尺。经不起水灵灵鲜桃的诱惑,在郭沫若的带领下,他们决定去偷几个尝尝。

他们扒开墙尽头处的竹篱笆,偷摘了几个又大又红的桃子,却不料被人发现,告到汤先生那里去了。

第二天,汤先生上课时想找出偷桃的头儿,可学生们订了攻守同盟,个个守口如瓶。汤先生生气地说:“那我只好以此事为题,出一句上联给你们,对不上的话……”于是汤先生出了上联:“昨日偷桃钻狗洞不知是谁”。

怎么办呢?学生们心里暗暗着急。郭沫若想了想站起来应对道:“他年攀桂步蟾宫必定有我”。真是一语出惊四座!汤先生马上转怒为喜说:“郭生的下联对得太绝了,不仅契合严谨,而且气势咄咄逼人,对得好!对得妙!今天看在你的面子上,偷桃之事不再追究了。不过,下为不例。”

同年端午节,郭沫若回家,郭母拿钱给他,要他买东西送给汤先生,作为过节的礼物。哪知郭沫若在去太平场的途中,遇到几个同学,把钱花光了。

学生们过节归来,纷纷把钱和礼物送给汤先生,只有郭沫若没任何表示。汤先生想:郭家是大户人家,不会不懂礼节吧?但这事又不便明说。于是,他以检查功课为名,将郭沫若叫去,在纸上写了一句上联,让他对。上联是:

竹本无心,节来岂能空过?

这句话的本意是竹子是空心的,但有节的地方却不是空的。汤先生是一语双关,言下之意是过节了,你怎么空着手,不作点表示呢?

郭沫若一看,明白汤先生是问端午节礼物一事。他略一思索,在纸条上对了下句:

松原有果,叶落尽是干苞。

句子的原意是:松树是有果子的,但松叶落尽后就剩下干苞了。他也是一语双关,即读书的事是讲好了的,一年多少米,多少钱是包干的,没有讲过逢年过节一定要送礼。 

汤先生一看纸条,竟哈哈大笑起来,说:“八老表对得好,礼物我也不要了,你这份才气,就是给我的最好礼物,我汤老表已心满意足了。”汤先生还高兴地把学生们送给他的粽子、咸蛋给郭沫若吃,师生一时好不高兴。

虽说郭沫若在汤先生处只学习了半年,可汤先生却发现郭沫若非等闲之辈。他不仅才华横溢,而且人小志大。他对郭沫若说:“你很聪明,文学功底也已经很厚实了。听说下半年嘉定城内要办高等小学,你应当去投考,到大一些的地方去接受新教育。只要你认真读书,将来必定成就大业!”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