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沙湾新闻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新闻热线: 0833-3440026
您现在的位置: 沙湾新闻网 >> 沫若文化>> 研究动态>>正文内容

李雪花万里寻根记

作者:魏华云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27日    点击数:
一九七九年一月一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发表《告台湾同胞书》后,十年间,大陆与台湾的关系发生了举世瞩目的变化:从对峙到缓和,从隔绝到松动,几十年人为地封闭状态已冲破,两岸民间来往日趋频繁,从一九八七年十一月二日开始至现在,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到“大陆探亲热”,多少台湾同胞终于踏上了魂牵梦绕的故土……
 
但是,人们怎么忘记,当大陆与台湾尚处于严重的政治对抗和军事对峙时,“两岸咫尺之隔,竟成海天之遥”。一道人为的“天堑”,致使数十万家庭妻离子散,天隔一方,饱尝别离之苦。不少去台人员未能活到现在,得以同家人团聚。但是他们至死不忘故乡亲人,临终时嘱托后代子孙有朝一日能回大陆代为寻找亲人,了却骨肉团聚之愿。我区范店乡去台已故的李良才先生就是其中一员。李先生之女李雪花女士回乐山市沙湾区范店乡寻根就祖之事,在我区广为传诵,事情曲折动人,催人泪下:一九八九年五月五日下午,乐山市对台办公室给中共沙湾区委统战部打电话告之:“有一台胞李雪花女士,随同一个去台人员,前往你区范店乡木坪村寻根,请协助代为寻找亲人……”。沙湾区委统战部接到电话后,立即着手打听范店乡的“木坪村”。
 
六日十时许,一辆灰色小轿车缓缓驶进中共沙湾区委大门,车停后,走出一男一女。那男的已六十岁开外,而那位女士年龄约摸四十岁上下,高高的个子,胖胖的身材,微黑的皮肤,身着华丽的服装,显得雍容华贵。二人边问路,边径直走进区委统战部。
 
这位女士便是李雪花,男的老头是李之干爹,李雪花父亲李良才的生前好友。李雪花女士对统战部长吴文才讲:“这次同干爹一起来此,主要是为了结父亲临终的夙愿,代我父亲李良才到范店乡木坪村寻找前母,哥哥、姐姐及家人。因从成都包一出租车来沙湾后,车子坏了。干爹是陕西人,急于要回老家。七日准备游峨眉山,八日返成都飞往西安,时间非常紧……”吴文才部长见这位心慈言恳的李雪花女士如此着急,满脸堆笑地对她说:“你不要发愁,我们搞对台工作的,一定要千方百计帮助你解决困难,设法替你找亲人!”听完吴部长热情的话语,李雪花同干爹如释负重。
经统战部门多方张罗,从审计局找到公车。午饭后,二位台胞在吴部长和刘怀祥同志的陪同下,驱车去饭店。下午三时到了范店乡政府。统战部会同范店乡党委副书记宋尚清同志,根据李雪花提供的线索,范店乡并没有什么“木坪村”,而只有一个“魏坪村”。那天恰逢赶场,乡干部找到魏坪老乡,经了解现畜丰村二组的李泽安家有一哥去了台湾,李泽安之女李贤芳就结婚在街村。将李贤芳找到乡上问,证实李泽安却有一哥去了台湾,只因李贤芳年轻而一问三不知。但据贤芳姑娘讲,她还有一个姑姑在岱湾,乡干部又传李贤芳姑姑。
约半个钟头,住岱湾村的姑姑李莲秀来到了乡政府。当统战部门说明用意后,李莲秀证实她有一哥哥去了台湾。李雪花女士直言问李莲秀:“你可认识李良才?”“认识,那是我的大哥。”“李良才有一个夫人姓啥?”
“姓燕。”“是哪里人?”“沙湾燕坝人。”“燕的家境如何?”“燕的家境穷得揭不开锅,是我妈可怜她,才收她为童养媳的。”“燕生过孩子没有?”“生过,是一儿一女。李良才抓壮丁走后,儿子病死了,燕嫂也死了,留下一女李秀珍,由幺叔抚养成人,后出嫁去沙湾,生下一儿一女。李秀珍丈夫死后,又迁回范店畜丰村二组,同本组人结了婚。”李莲秀对李雪花女士连珠炮般的问话对答如流。
李雪花女士越问越喜形于色。她听说与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还在,心里十分高兴然后不动声色地问起她幺姑的事情来:“听爸爸讲,家里还有一个幺姑,她还在不?”“还在”。“你知道幺姑在家时承担什么活?”“她上山放牛、放羊、扯猪草、还要上山打柴。”“幺姑她上不上街赶场?”“那个时候的姑娘是不赶场的。她背柴到范店街较近处,等大哥李良才担去范店后,大哥再去接她,幺姑的命苦啊……”
一石激起千重浪!儿时多少时候,雪花常听父亲讲,他幺姑够苦的了。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他常带幺妹上山打柴,然后翻山越岭担去卖。幺妹总是将柴背到离范店只一、二里的地方等候哥去接她的柴。哥哥总要买点花生去接幺妹……在台湾,雪花的父亲常常思念苦命的幺妹。当李莲秀述说幺妹往事,雪花女士流着眼泪,不断拿手巾擦泪,她对在场的人员说:“听父亲讲,小姑的命相当苦!”
李雪花问乡干部:“畜丰离此地还有多远?”“还有二、三十里地的上坡路。”乡干部回答道。雪花心里充满了矛盾:她带着多少年的夙愿,如今真的找到父亲的家了,可是魏坪离范店还这么远,家里的亲人幺叔还健在,我该看上他一眼。同父异母的姐姐秀珍是什么样子,我与她是有血缘关系的呀,我该看看她才对!地方长官为我找到的幺叔、姐姐是不是我真的要寻找的人,这当中会不会有误会……李雪花摆出一副十分为难的样子,然后征求干爹的意见说:“干爹,你看咋办?”“我们走吧!以后再回来看。”李雪花干爹回答说。当李雪花女士左右为难,统战部长吴文才同志以他特有的军人风度斩钉截铁地对她讲:“李雪花女士,既来之则安之!已经到了家门口应好好同亲人见见面。我们保证在交通住宿上为你提供方便。我的汽车还停在河对面,不会耽误你们的时间!”宋副书记也说:“再迟我也会设法把你们送过河去!”对吴部长和宋副书记真心实意的挽留,那充满关照的话语,雪花女士再顾不得干爹归心似箭的心了,他果断地说:“好,我留下吧!”
下午二时四十分,乡干部叫李贤芳去畜丰邀李泽安、李秀珍等人同李雪花女士见面。李贤芳带着佳音,一口气跑了二三十里的山路,她上气不接下气地对李泽安讲:“我们台湾的大爷回来了,还带了个女回来!”喜讯传到李秀珍处,秀珍悲喜交加:这个苦命的孩子,自爹李良才抓壮丁走时,她才四个月,一岁半时又死了母亲,幸亏幺叔在贫困中把她拉扯大,现在听说父亲从台湾回来了却使她大哭起来了。她急忙同幺叔李泽安、儿子罗培金、女儿罗培珍飞速跑下山去,直奔乡政府与分离四十年的亲人见面。
六时四十分,李泽安一行来到范店乡政府办公室后,李雪花和干爹把注意集中到了李泽安和李秀珍身上。雪花看了看李秀珍后又从头到脚地打量着李泽安,他十分谨慎地问李泽安:“李良才是你什么人?”“是我的大哥。”李泽安肯定地回答。“李良才走时家里有些什么人?”“大哥走时,家里共有八个人:两个姐姐;父亲、母亲和我;李泽安的燕氏和一儿一女。”李泽安对答如流。“李良才走时,家中经历过什么大事没有?”
“为祖母做了四天道场。”“房子搬迁过没有?”“搬迁过,从沟那边搬到沟这边的。”“家里养过蚕子、羊子没有?”“喂过蚕子,喂牛,还养了十几支羊。”李泽安的回答,同雪花女士从父亲那里知道的情况大同小异,她进一步问下去:“李良才是怎样走的?”“是去范店赶场时被抓壮丁拉走。”“家里人去看过没有?”“母亲去乐山看过他,还给了他一个大洋。”……
李雪花连珠炮般的问话,越问细致,李泽安回答得是那样的从容不迫,雪花女士心中暗喜,听眼前的李泽安所言,同父亲的介绍是何等相似呵!但她为恐错认,雪花对宋尚清说:“可不可以叫他把凉鞋脱了?”“可以”宋副书记叫李泽安脱掉凉鞋。
李雪花对遗传学挺有研究,她一边擦看着李泽安的脚,一边又用手去摸他脚趾,眼前这双山里人劳动者的脚,使雪花女士回想起她爸爸那双脚。儿时的雪花为父亲修过脚,剪过指甲。在孩提时的记忆中,这两脚是多么相似啊!雪花女士又拉着李泽安的手仔细端详,尽力找到与父那双手的相似之处,她反复察看着他的手心、手背、指纹。手关节等部位,一丝不苟地辨认着……
眼前这位老人的脚和手以及他的额骨和雪花父亲几乎一模一样,是他!是他!没有错,他正是和我父亲同奶吊大的叔叔呀!李雪花女士思想感情的潮水在放纵地奔流着,多少年来日夜盼望的亲人就在我的眼前,骨肉分离得以团聚,父亲要我寻根的夙愿得以实现!雪花有悲有喜,眼泪象断了线的珍珠刷刷地往下掉,他简直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情感了,她分明叫道:“叔叔!”然后跪了下去,不断给李泽安磕头作揖,含着泪说道:“感谢你老人家对我姐姐的养育之恩,请接受晚辈一拜!”
李雪花女士突如其来的一拜,弄的李泽安手脚无措,他老泪纵横赶忙弯下腰双手将侄女扶起连声说道:“请起!请起!”见此情景,李秀珍及其家人哭成了一团……
面对着这感人的一幕,统战部长吴文才同志的眼泪湿润了。这个戎马倥偬的老团长,历经二十余年的边陲磨炼,造就了一颗铁石心肠,从西藏边疆来到地方搞统战工作后,他迎送了一批又一批的台胞回乡探亲访友,看到了多少个家庭的悲欢离合,都不曾有如此大的触动!眼前的李雪花女士,这个去台人员的第二代人,倒弄得吴部长热泪盈眶!看来这统战工作倒不是人们所说的:“统战,统战,就是请客吃饭”了,台湾回归祖国,中国民族的统一这是人心所向,海峡隔不断两岸的血肉之躯!
雪花被叔扶起后,她擦干泪摊牌:“我父九年前已去世,临死嘱咐我如有机会一定代他寻找你们。”一家人听说李良才死了又抱头痛苦一场。“在台湾还有我妈妈,身体还好。我还有一个弟弟,早安家了。我三个孩子,一个是相扑运动员,个子一米八在亚运会上获过名次。还有一个孩子读国语高中,另一个读初中。我和我的先生住台湾新店市屈尺路,经营洗衣部和出租汽车……”李雪花从布娄里拿出衣物一一赠送家人,然后把一个金戒子戴到了她幺叔手指上,对叔讲:“叔叔我二次再回来看您!”再将剩下的四个金戒指分别给了她的姑姑、姐姐、姨侄儿、姨侄女,然后转身遗憾地对李贤芳说:“没有了,实在对不起,二次带回补上!”
李雪花女士同家人合影留念。
夕阳的余辉在岱湾湖上折射着万道金光,雪花女士万里寻根的消息象长了翅膀一样传到范店的街前街后,人们奔走相告,乡亲父老赶来看范店人在台湾的后代子孙,数百名多情的范店人,把雪花女士送到了渡口。渡船早等候在河边,李雪花登上船头,向乡亲频频招手致意,不断拍下多情的范店人的风采带回台湾去。
当晚,雪花女士住沙湾。第二天一大早去峨眉,后取道西安。数天以后,区统战部收到了李雪花女士热情洋溢的感谢信:“尊敬的地方长官们:“你们好!这次返乡承蒙诸位帮忙,找到了多年不见的亲人。我内心的感激是笔墨难以形容的。万里寻亲能如愿,可是诸位长官所赐。大恩不必言谢,希望不久将来能再和各位见面。这次时间及行程非常紧,没有办法与家人多相处,赶到很遗憾,我希望将来能够多住些时日,有关家人方面还请地方长官多照顾,小妹没齿难忘……”
透过李雪花来信的字里行间的热情话语,统战部的同志激动不已,感到心里有说不出的快慰,党的统战工作,这是特殊的战场,这里仍然是英雄有用武之地!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