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沙湾新闻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新闻热线: 0833-3440026
您现在的位置: 沙湾新闻网 >> 沫若文化>> 研究动态>>正文内容

郭老故乡的“守护神”——“10.11”农行抢劫案纪实

作者:佚名     来源:美女峰杂刊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27日    点击数:
1988年10月11日,在人杰地灵的郭沫若故乡沙湾,爆发了一起全国罕见的抢枪、杀人、劫走巨款的特大案— —沙湾农行大劫案。郭老故乡的“守护神”们,在省、市公安部门的直接指挥下,在兄弟区、县的积极配合下,一举破获此案,为国为民挽回了巨大的损失。这起震惊全国的银行抢劫案,虽逐渐失去了它的轰动性,然而两个罪犯所犯的滔天罪行却难以从人们的记忆中消失,郭老故乡的“守护神”在侦破中所表现出来的大智大勇、无私无畏永远为人们赞颂……
紧急出动
1988年10月12日上午8时,中国农业银行沙湾办事处正准备开门营业,当工作人员去金库提取营业钱柜时,发现金库守卫室的门仍紧闭着。他们推门,门不开;喊室内的人,人不应。这使上班的职工感到奇怪。8时10分,银行办事处信贷科长黄学元通过守护室开在紧邻旁间的窗户向守护室内窥视;见守库员李华无人;靠里的另一守库员许盛方的床上还垂着蚊帐。黄用竹竿从窗缝里伸进去撩开蚊帐,见许裹着被子睡着,再仔细一看,啊!床上好大一滩血……
8时20分,农行办事处办公室主任胡益林打电话向城区派出所报案。钟友明所长听完报告后提高了嗓门喊:“何永川快点!农行金库挨了!出了大事!!!”
钟友明同志赶紧向公安局领导汇报,然后火速同何永川、李启胜、朱德清等公安干警赶到现场。8时30分,沙湾公安分局局长游东烇带着公安干警赶到了农行。游见案情重大,当机立断命令:保护现场,报告市公安局,请市刑警大队派技侦人员来勘察现场,并用电台、电话向沙湾区邻近的区县通报案情,设卡堵截李华。公安分局的领导认为,不管李华是作案潜逃还是被劫持,抓住他是个关键!分局公安干警奔赴各交通要道安岗设卡,组织现场走访和展开对李华的调查。
我公安干警闻风而动:郑桥、钟友明、何永川、朱德清等负责现场访问;龚吉德专程去市中区土主镇李华家摸情况;副局长张跃友同志率徐剑秋等同志去苏稽李华二哥处打听李之下落,然后去市中区公安分局联系设卡堵截李华;郑建荣同志去李华原工作地了解情况;曹军鹏等人去火车站监控;周德清、曾桂、张世瑶、罗云霞、章周晏等同志负责通讯联络;一组人专门搜查李华的信件、笔记……
9时30分,乐山市公安局刑警大队余泽均、唐元发副大队长带技侦人员赶到沙湾。侦查人员锯断钢条进入守护室,余泽均等从垫纸上去金库内察看现场后,指令市局的罗远明、沙湾分局的李启胜同志进行现场勘察、拍照、录像、制图等。
通过现场勘察,金库守护室的门完好无损,门锁是从里面扣死后用力拉上而关上的。报警信号未见异常。室内脚印不紊乱。这说明:罪犯作案过程是有序地进行的。死者许盛方系退休留用职工,时年68岁。经验尸,头部右侧额、顶、颞枕部有14处钝器打击裂创,颅骨顶、额及右侧颞部都有粉碎性凹陷骨折,系“五四”式手枪打击所致。死者嘴唇、右手虎口及左膝关节后下侧有少许损伤,从伤痕判断,死者死前无多大的反抗。死者的胃内容检验后,断定死亡时间是在11日24时至12日凌晨一时之间。
金库安装号码暗锁的铁门未锁,金库内摆着5只保险柜,其中两只门被打开:一只里面只剩下小钞票,在柜门的拉手上留有残存的指纹,柜的下端护板留有细条小波纹鞋印痕;另一只柜,锁孔上插有四把一套的钥匙,柜内现金、国库劵、“五四”式手枪和子弹荡然无存。除营业厅旁会计科长袁泉的办公室内桌抽柜锁扣被撬外,其余完好无损。奇怪的是:袁泉的办公桌柜里无翻动的痕迹,桌下地面上还放看两捆面额为5元的人民币一万元。清点金库库存,劫走现金31.71万元,国库券4万元,“五四”式手枪两只,子弹156发。
案子引起各级领导的关注:沙湾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章元清、副书记刘吉宣同志赶赴现场;沙湾区委书记卓明安、副书记兼人大主任汪贵义、区长白文彬等同志纷纷赶至发案地;下午6时许,市委副书记陈德玉、市政法领导小组副组长牟钢俊,市公安局长王志俊,副局长周大模等相继赶赴沙湾;与此同时,峨眉山市刑警队罗队长,市中区刑警队林副指导员,眉山市刑警队周队长也火速赶到沙湾请战……
晚7时30分,沙湾公安局领导与省公安厅长巫学德通了话,汇报了侦破情况和李华的相貌特征等。晚9时许,省公安厅向全省召开了紧急电话会议,通报了案情,要求各地安岗设卡,堵截李华。当晚深夜,正在宜宾市检查工作的省公安厅副厅长胡志华同志赶到沙湾坐镇指挥侦破。
通过刑侦人员的侦察,很快确定了这起内外勾结抢枪、杀人、抢劫银行的案件,作案者之一就是失踪的李华。另一个作案者就是李华的“平生第一知己者”许刚。
天罗地网
李华、许刚作案,经确定以后,通过电台,从沙湾区传到市局,省公安厅直到中央公安部。加紧翻拍李华、许刚的照片,《协查通报》发往省内外各大城市及本市各派出所、旅社、饭店等;电台机“哒哒哒”地将李华、许刚的相貌连同“通缉令”一道,发往全国各机场、海港、车站、边防哨所、海关,在全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撒下了天罗地网。
10月12日中午,缉拿案犯临时指挥部在沙湾公安分局会议室召开了紧急会,调兵遣将分赴各地围追堵截案犯。
罗春安同志为组长,率刑侦人员鄢柏华、农行保卫科长迟开炎等同志,专程去西昌市公安局通报案情。罗春安同志在西昌市公安局专门召开的各区县公安局长、处长会议上,详细地介绍了案情。西昌市公安局调动了上百辆卡车,出动了上千名公安干警,集体宿食,全力以赴缉拿凶犯。
以郑桥同志为组长,带领张文、胡叶林同志驱车星夜赶赴蓉城,向成都市公安局通报了案情,要求协助安岗设卡堵截李华。同时频繁出没于成都火车站台、车站出入口,对南来北往的旅客查控。
在案发地沙湾,区委副书记兼人大主任汪贵义、副书记周品胜、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章元清等同志召开了看各区属各乡(镇)、厂矿党政领导参加的动员大会,要求大家打一场人民战争,把李华、许刚缉拿归案。区委要求:沙湾和福禄两地系李华过去的工作之地,要求党政领导要配合公安部门,做好认真细致的调查工作,提供有关情况。沙湾公安分局的同志,连续好几天通宵达旦工作,公安领导几夜没合上眼指挥战斗。游局长因年老体弱多病,劳累得连握手机的力气都没有,最后干脆把铺盖搬
到“峨秀”牌指挥车上。在安谷游局长累得来晕倒了。负责通讯联络的女同志,日夜辛劳,头几天各路联系以沙湾中心台为中心,女同志们喉头出血嗓子发哑… …
“李华”出现
— —缉拿凶犯的战斗中,到处都是警惕的眼睛。“李华”在各地频频出现,带来了一场场虚惊……
— —德阳市公安局,突然接到了宾馆服务人员的报告:李华乘一辆小车到宾馆住上了。公安人员赶到,听服务人员介绍,两个从乐山峨嵋疗养院来的李华相貌和通缉令上的李华相似;小汽车确系乐山编号。当即向李华住所实施包围,然后通知沙湾公安分局……
— —在金口河公安分局,凌晨三点钟,一家个体户旅社报告:一个叫“李华”的矮个小青年,背着沉甸甸的包袱来店登记后一头钻到了房间,把门严严关上。市局刑警大队马国富、李兵二人汇同沙湾公安分局的徐尚云、李启胜等同志,兵分两路去金口河“铁壁合围”……
— —在沙湾区新农乡三岔路口哨卡上,一辆奶油色的波罗乃茨小轿车,不顾停车指令飞速闯过岗卡,向峨嵋方向驰去,我岗卡干警赶快与峨眉山市公安局联系堵截。该局在张副局长的率领下快速出击,在燕岗地段查获该车。
— —眉山县公安局接到该县秦家乡的乡公安报告:两个相貌酷似李华、许刚的青年,在乡政府张望了一阵之后溜进了一家饭店,就餐后提着提包往后山去了。眉山县公安局长胡方中接报告后,立即组织几十名干警堵截,并请求蒲江县公安局扼守通往
成都的路口……
— —省公安厅接到成都市公安局的报告:早晨,在车水马龙的立交桥处,突然闪出一高一矮的两位酷似李华、许刚的不速之客,进店给店主甩去一支“红塔山”之后,行动诡秘地要求老人代他们租一间清静的住房,且愿出高价。老人答应他们晚上8点代办好,二位高兴地答应一定来,走后,老人急忙报告派出所,公安人员拿出通缉李、许二人的照片与老人相认时,老人答道:“不错,正是他们!”……
— —在成昆线上,一列特快列车缓缓地停在沙湾车站上,但不准乘客下车,这是怎么回事?原来列车上服务人员在提供早餐时发现“李华”就在这列车上,告之列车长和乘警,从不同角度审视李华的尊容,断定十之八九是李华,随即用无线电报告诉了铁路公安处,然后通知沙湾公安局。分局领导人亲自出马,带着几名精悍人员飞身上车,向沙湾站奔去.……
事后查明,德阳宾馆的“李华”是乐山市副市长因公带去德阳的办事人员;金口河的“李华’是驻在深山沟里的地质勘探队员;那辆波罗乃茨小轿车因驾驶人员载着卖淫的妇女和嫖客害怕检查;眉山县秦家乡出现的青年是牛贩子;立交桥两个诡秘人物是做生意的人;列车上的“李华”是普通旅客。这一幕幕的误会和虚惊,只是他们的名字和“李华”相同,相貌酷似而引起的。
模拟实验
 李华、许刚到底逃向何方?逃了多远?必须找个科学的依据。根据指挥部的安排,沙湾区公安分局的副政委王道郁同志负责挑选两名干警,搞了个“模拟实验”:在沙湾农行办事处门前,两位民警一高一矮(一个身材象许刚、另一个似李华),飞身跨上一辆加满了油的桔红色50型嘉陵摩托车(与李化作案时所骑相同),车上携带89斤重的“钞票”(沙袋,这个重量是根据所劫的钞票、枪支、弹药的理论重量而确定的)向成都方向风驰电掣般驶去。车行至离眉山县的鲜滩尚差3公里处,油耗尽停了下来。
实验表明,在理想的情况下,这种摩托车加满了油后行程不超过100公里,扣除许刚从605厂去沙湾农行作案时的32公里,罪犯最远可及之地是以案发地沙湾为圆心,50至70公里为半径的范围之内。如罪犯要继续往前潜逃,必须要再加油。模拟的结果,搜捕罪犯范围科学地制定了。指挥部令:加强公路要道的两条防线把守,沿途发动群众清查并堵死罪犯逃往成都、雅安、内江、自贡的要道。
10月24日,市公安局召开了重点区县的公安局长、刑警队长会议,通过讨论决定侦破“10.11”特大案件的基本指导思想是
“立足本地,查人找物,获取突破性线索,尽快抓获案犯”。
柳暗花明
捉拿李华、许刚案犯已经熬过两个星期了,郭沫若故乡的“守护神”们,设卡116个;清查旅馆5889个(次);搜查367(次)车站,码头145个(次);访问公路沿线的车辆、修车点,店368个,加油站47个,通宵营业店215个;查清村民和居民组1408个,村名、居民户达14918户。但仍不见李华、许刚踪迹……
10月25日,这个突破性的日子到来了!
下午3点40分,我驻605厂侦破组接到案犯许刚未婚妻谢乐嘉及谢父谢南泰报告:“中午12点半,一青年带着许刚给谢乐嘉纸条找上门来了!信上写的内容是:“乐嘉,快,快来犍为”。据谢乐嘉说:我们在犍为只有一个熟人,是我认识的同学陈英的爱人周光国,陈与周结婚时,许刚去祝贺过”。
下午4时,“10.11”案指挥部得此报告够,立即与犍为五通联系堵截送信人,一面令犍为公安局对周家实施暗控,我指挥部率各路人马飞兵犍为,当地驻军侦查排也触动了。公安局很快查到了周光国住犍为玉津镇解放街61号,许刚被包围后,拒不投降,并开枪拘捕。我公安人员开枪还击,许刚饮弹身亡。现场缴获“五四”式手枪一支,弹夹两个,子弹44发。身上搜现金316.50元;对周家搜查,缴现金75380元,国库券10000元。
当晚,对周家兄弟周光国、周光东进行了收审供认:许刚24日晚11时来周家躲藏,与周光东同睡一床,并亮出了手枪、子弹和大量的现金,向周光东兄弟二人分别讲了他同李华多次预谋抢劫银行的经过: 许刚与10月11日下午骑摩托车到沙湾,在“百可乐”舞厅跳舞后,深夜伙同李华打死守库员许盛方,劫走枪、子弹和大量现金,连夜骑摩托车到五通区,在一家地下室住了四天。16日将5元票额的现金交给住户藏起来,商量各走各的。然后许骑摩托车到码头上,用10000元重金租船,顺岷江到犍为。行至河中将车推入深水中。19日到犍为县清水镇街上理发时,许刚以老表相称结识了理发员刘世松、陈子华,许在店内住到23日下午,由刘世松和新结识的李文华陪同,乘公共汽车到沐川县城,改名换姓在一旅馆2楼9号房间住了一夜。当晚还去电影公司舞厅跳舞。24日下午乘公共汽车回清水溪,许刚发现存放理发店的包包被“动”过,打开一看,现金失去四、五万元。他怀疑陈子华,但又不敢声张,便于当晚10点用20元租一部拖拉机赶到犍为周光国家中住下。
25日上午,许刚写了一纸条,给周光东125元的路费,叫周马上将纸条给谢乐嘉,并拿4万元现金给周光东,叫周得2万元,另转2万元给谢乐嘉。
 周家兄弟的口供,使指挥员们激动不已,给案件的侦破带来了“柳暗花明”。
顺藤理瓜
当晚,我公安机关连夜收审了清水镇理发店的刘世松、陈子华、李文华,三人供认了许刚在店内藏身之事。陈交待,说许刚去沐川后,打开许的包包,发现里面有枪、子弹、大量现金,顺手拿去11300元,分给李文华6300元。还供出许送他们400元、送李文华100元现金的事。10月27日我公安机关还在李文华厕所内搜出所盗许刚的子弹8发。
 10月28、29日,我公安机关根据周光东的供词,以窝藏许刚的人为突破口,狠下功夫,意在为进一步寻找李华之踪迹。
如能找到运载许刚的船,就能找到船的主人,以及窝藏李、许二犯在五通的窝藏地。犍为县公安机关找到一只无失主的打鱼船,终于查处船的主人是五通桥区沙板滩村殷明先的。经我公安机关审讯,殷承认这只船是其弟殷明先借去丢了,给了他280元……
 经我公安机关收审,挖出了殷明先、周建明用船偷运许刚至犍为之事,进而发现了“地下室”就在许刚好友蒋勇(男,22岁,亚西厂工人,家住牛华镇11组)家。根据这一线索指挥部组织公安干警200余人,对牛华镇沙板滩村和市中区车子乡周建明实施包围,严密监控。
 “李华在沙板滩!”沙湾公安分局去驻军149师联系冲锋艇赴牛华沙板滩封锁了江面。
市中区公安分局日夜奋战,在车子抓到偷运许刚、李华的周建明,经公安机关审讯,使“10.11”特大案的侦破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真相大白
李华、许刚住的“地下室”被查出后,经过初审蒋勇、刘晓琼(蒋之妻)、肖琦、周建明等人交待,使真相大白:
沙湾农行大劫案,是一起早有预谋、准备,经过精心策划的盗枪杀人,抢劫巨额现金的特大案:
 9月初李华、许刚就密谋,趁李华是出纳员兼金库守库员的方便条件抢劫银行。原打算在市中区找藏身之地,被周建新败露后,许于10月3日、4日、9日前后三次亲临牛华蒋勇夫妇处,找到了一个理想的藏身之地后,对蒋夫妇说:“我们11号晚上干!”
10月11日下午,许刚反常地还了朋友的债务,借车到沙湾。待11日零时作案,12日凌晨3时左右潜入蒋家。蒋夫妇热情款待李、许二人,为他们端茶送水送饭,端屎端尿,通风报信,李、甩2000元给刘晓琼之母,以作伙食开支。
14日下午6时,李华、许刚好友肖琦(男20岁,牛华粮店工人)来蒋家串门,发现李、许躲在蒋家,肖将公安机关通缉追捕情况大讲特讲,肖催他们快走,面对肖之义气,李、许偿肖10000元,肖唯恐案发对自己牵连,但又见钱眼开,收下2000元扬长而去。
肖的到来,促使许刚外逃的决心,临走时与李华分了现金:许自留9万多元,给李七万元多,给蒋勇4万元,又拿出9万元要蒋转给肖琦,要肖自留3万元,两年后拿3万元交给李华残废的大哥,拿3万元给蒋之未婚妻谢乐嘉。另划出一部分留作偷渡费。
 钱分后,李、许二犯急于逃走。由蒋勇出面找周建明,给重金15000元用小船送走。许于15日晚12时左右,将许刚送出犍为,然后按许刚吩嘱,将船沉没后赶车返回;16日晚12时,殷明先、周建华先将摩托车推上船划去岷江深水处沉入河中,返回后再加盟后李华送去冠英乡。
另据蒋勇供认:许刚逃走后,李华还哭了一天,反映出后悔之感。李逃走时说,他要到车子、踏水同学家或回老家白马等地。针对于这一情况,经侦破指挥部研究,下一步缉拿李华的重点放到了五通区、市中区、沙湾区和犍为的石溪区。由于抓住了窝藏人员顺藤摸瓜,使案情真相大白,加速了破获全案的进程。
罪有应得
根据数名罪犯的供认,判断李华逃于冠英方向。于是突破口定为冠英、杨家、车子三乡,决定用“吆麻雀”的战术,“挤”李华出洞。
对这几个乡,充分发动群众,短兵相接,搜查山洞、树林、地棚、农舍、空房,像梳篦子似地进行着……
 李华16日过河后,一直躲藏在冠英乡神佛村王端树家。李华甜言蜜语并给现金1万4千元收买王家躲藏了下来。事后李华还存放两万元在王家,托王转给他大哥李仲良,并授其藏钱方法。当11月2日大清查,搜索己临王家时,王家夫妇催李华快走,李华恳求再住两天。王见势不妙,对李华说:你就是开枪打死我,我也要去报告!逼李华只好于11日3日下午化妆离开了王家。
下午4时许,李华在老木孔渡口露面!一群小学生发现李华在草丛中换衣服、鞋子。冠英林业员刘中发、五通林业局王义强分头向西坝、冠英报案。指挥部得此情报后,通报了这情况,立即组织人马将竹根到牛华沙板滩的渡口和四望关大桥封锁,各路人马向老木孔渡口合围。我沙湾区红阳哨卡的同志也飞兵去老木孔渡口堵截。哪知李华过河后抄近路窜至茫溪桥头,搭乘一辆东风货车去乐山……
李华借助夜色的掩护,摸进了市中区药材公司宿舍,会见了刘勇、罗维军,并在罗家吃饭换衣。李送罗现金2000元,事后向罗提出在此藏身,遭罗谢绝。
 晚8点半左右,乐山啤酒厂工人张光贵在张公桥门口发现李华用160元租一辆红色“双江”牌微型车,牌照号是“四川48—10341”,逃亡成都,他急忙拨动报警电话……市公安局立即通过有线电和无线电通知堵截。沙湾公安分局在游局长的带领下,前往苏稽堵截。司机窦凯在李华租车以后,和女友陈晓凤早已认定了李华。车行至北门桥后,窦借口无机油,又往回开至肥皂厂,声称回家拿机油时实则报案,肥皂厂副厂长帮助挂电话,并带4名工人与陈晓凤壮胆。三派出所所长刘青连听到报案后和副所长王连洲火速赶到。接着指导员黄光明也带着五名民警、联防队员赶去。交警一大队李品学、汪福全、陈乐建也同时赶到。所长刘青连以闪电般的动作将李华已上膛、打开机头的“五四”式手枪夺下,没费一枪一弹将李华活捉归案。
消息传来案发地沙湾,人们奔走相告。深夜,在区公安分局办公室里,区委书记卓明安同志激动不已,叫区委办公室副主任李泽华同志,从他家拿来泸州老窖,慰问奋战二十三个日日夜夜的郭老故乡的“守护神”。多么难忘的二十三个难熬的日日夜夜,人赃俱获,一举破获震惊全国抢枪、杀人劫金库巨款的特大案件。缴获“五四”式手枪两支,子弹151发,现金和国库券324387元。同时还查获同犯案2人,窝藏包庇犯25人,取得了辉煌的胜利!
12月中旬,李华、蒋勇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刘晓琼判处死刑,缓刑两年执行;其余罪犯均受到严厉的惩罚。
 
 
    (注:本文曾在《沙湾文史》发表,与乐山市公安局沙湾分局原副局长范章银同志合作。)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