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沙湾新闻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新闻热线: 0833-3440026
您现在的位置: 沙湾新闻网 >> 热点专题>> 推进依法治区 建设法治沙湾>>正文内容

男子为给大18岁患癌女友治病诈骗医保3.7万:后悔违法不后悔爱她

作者:佚名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网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19日    点击数:

为了给患癌同居的女友喻桂芬(化名)治病,刘池青(化名)找人办理了虚假住院手续,骗取医保基金3.7万余元。女友去世后,他再次骗保准备归还治病所欠债务,不料被识破。63日,四川乐山沙湾警方在重庆将犯罪嫌疑人刘池青抓获。

目前,他已被取保候审。

刘池青掩面哭泣

而这起骗保案的背后,却是一段相差18岁的“爱情故事”。近日,红星新闻记者对话当事人刘池青。一方面,他为自己法律意识淡薄铤而走险感到后悔;另一方面,他表示绝不后悔曾爱过喻桂芬,“我们有真正深厚的感情,是真爱。”

网上相识 他爱上大18岁女友

红星新闻记者:你和喻桂芬是如何认识的?

刘池青:2011年的时候,我在重庆老家打工,跟朋友合伙买了一辆大车,拉石头跑运输,后来生意不好便没做了。之后一次偶然的机会,在QQ上认识了喻桂芬,是我主动加的她,当时看到她的网名是一个很伤感的名字,就感觉这个人不开心,心灰意冷那种。

红星新闻记者:当时知道她比你大18岁吗?

刘池青:一开始我们就简单聊聊,后来我才知道她的年龄,我24岁,她42岁。当时她还在四川乐山沙湾老家,后来她去新疆摘过棉花,去北京餐厅打过工,我们聊天一年多,一直在QQ上保持联系。

红星新闻记者:在聊天中你们产生了好感?

刘池青:是吧,我们两人都互有好感,但是最初我也不敢有多的想法,一是确实年龄差距有点大,二是我也没结过婚。通过聊天,我也知道了她十分凄惨的命运,她第一任丈夫在女儿刚出生不久后就因车祸意外去世,而第二任丈夫比她大10多岁,现因病长期瘫痪在家。

红星新闻记者:你们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刘池青:2013年春节,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她来重庆玩了几天,后来我们又一起去了沙湾她的老家。当时我就觉得她操持这个家太恼火(不容易)了,同情她的遭遇,同情她的家庭,就想帮助她把这个家撑起,决定在一起。当时问了她的儿子和女儿,他们也都没有意见。

两人育有一子 还带着女方的瘫痪丈夫

红星新闻记者:这样的感情,外界压力应该很大?

刘池青:肯定大啊,外面舆论压力、双方年龄差距、自己父母反对、对方姊妹质疑……这些我心里都非常清楚,也都考虑过,但是还是下定了决心。很简单,我就觉得她这个人很善良,感觉她与世无争,最重要的是我们有感情。

红星新闻记者:有没有想过她是有夫之妇?

刘池青:我知道。但自从认识她后,她无时无刻不把我记在心上,一直念着我,牵挂我。不管吃饭睡觉,随时惦记对方,这种感情,可能不少人都没体会过。尽管相差18岁,但我们没有代沟,心灵是相通的,很默契,也都互相包容对方。我并不是盲目冲动,我们是有真正深厚的感情,是真爱。

伪造骗保的相关票据

红星新闻记者:你们在一起,她丈夫怎么办?

刘池青:20135月,她怀了我的孩子。那时她那边的一些亲戚还是不理解我们,她怕我被打。两三个月后,我们就从沙湾老家搬到了乐山五通桥区牛华镇租房居住,当时是把她瘫痪的丈夫也带了出来,还有他的儿子一起,我一边上班一边照顾他们。

红星新闻记者:你们为什么不光明正大结婚?

刘池青:办了婚宴,但是没有扯证。我把我的父母说服了,他们才同意。2014年正月初六,刚好是我的生日,我们在重庆老家举办了婚宴,所有亲戚和邻居都参加了,坐了10多桌。以前还有很多闲言碎语,但是我们的感情自己清楚,从那以后很少人说了。

红星新闻记者:你知道她涉嫌重婚吗?

刘池青:这个问题,我们还是考虑过。我们想过让她跟瘫痪丈夫先离婚,我们再名正言顺结婚,但是男方亲戚些都不同意,生怕把男方扔了不管。此外,我们也去民政局咨询过,在丈夫瘫痪在家的情况下,民政也不支持离婚。当时确实也没办法了,她又坚持要为我生孩子,我们只有先把婚宴办了。2014310日,她给我生了个儿子。

女友患癌

他铤而走险骗医保

红星新闻记者:她是什么时候查出来患癌症的?

刘池青:大概是20156月,她查出了肺癌晚期,确实太打击人了,真的觉得她的命有点苦,我们的孩子才一岁多。

红星新闻记者:什么时候去重庆治病的?

刘池青:查出来可能半个月,我决定带她去重庆治疗,当时问她瘫痪的丈夫是否愿意一起去,他说年纪大了,要落叶归根,想回沙湾老家去,最后老家亲戚把她的丈夫接回去了。每个月的低保加移民搬迁补助等,一共有1000多元,都拿给了他的亲戚去照顾他。

红星新闻记者:你有没有想过放弃治疗?

刘池青:家里人有劝过我放弃,并不是不想治她,这是癌症晚期,治疗费是个无底洞,最终也难逃一死。但是说实话,我没有想过放弃。一来我们有很深的感情,二来她是我儿子的妈啊。她多活一天,我就多爱她一天,她也给孩子多一天的母爱,我不可能丢下她不管。

红星新闻记者:后来怎么想到骗保的?

刘池青:为了给她治病,花了大概一二十万,还欠下很多外债,她为此一直很内疚。有一天她给了我一个中介电话号码,我联系后花3000元办理了一套假资料,第一次成功骗到了3.7万多元,先取出了一部分钱给喻桂芬买药治病。但是,没想到不久她就去世了,我又取出一部分钱为她料理后事。

红星新闻记者:在她去世后为何还要再次骗保?

刘池青:其实,那次申请报账的资料是在她去世前就办好了的。在去世前,她说对不起我和我的家人,儿子还小,还欠下那么多外债,让我再去骗点医保出来还账。当时我确认也有私心,想再骗点出来还债。但当时毕竟她人都已经不在了,再拿资料去报账也很害怕被识破,内心挣扎犹豫了半年多,直到2016年底,我才拿着资料去医保局申请。

红星新闻记者:后来你又去看望过她瘫痪的丈夫吗?

刘池青:去过,有两次,但还是一年多以前的事了。回到乐山,回到沙湾,感觉很亲切,就像是我的第二故乡。

红星新闻记者:你现在的婚姻状况是?

刘池青:去年夏天我结婚了,她(现在的妻子)是离异没带孩子,今年春节给我生了个儿子,现在4个月大。我跟她(喻桂芬)的儿子已经5岁了,我带着的。

红星新闻记者:回过头来看,你后悔吗?

刘池青:只怪自己法律意识太淡薄了,当时也有侥幸心理。要是我坐牢了,现在两个孩子怎么办?我真的很后悔,不该去做违法犯罪的事情,不过我曾真心爱过她(喻桂芬),这点绝不后悔。如果能被宽大处理,以后我一定会遵纪守法,好好生活。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