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沙湾新闻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新闻热线: 0833-3440026
您现在的位置: 沙湾新闻网 >> 信息总汇>> 沙湾文学>>正文内容

小小说二题

作者:风絮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13日    点击数:

一只扶贫羊

"我就要领一只羊,不给我就不行!"李老汉拿着烟袋敲得桌子砰砰响。

"李大爷,这是扶贫羊,您老不是困难户,也不是五保户,不够条件领这羊。"村长助理小刘耐心解释。

"我不管,反正这羊必须有我一只。"李老汉梗着脖子,眼睛瞪得像铃铛一样。

"李大爷,您老真不符合领羊的条件,我们不能违规办事。"小刘想扶李老汉坐下,李老汉不领情,用力甩开小刘的手:"今天不领给我羊,我就不走了。"说着,李老汉一屁股坐在地上,任谁拉都不起来。

"李老头,你闹啥了?平时挺讲道理的,咋还撒泼耍赖起来了,你还是个爷们吗?亏你以前还当过村干部。"贫困户王奶奶来领羊,看到无理取闹的李老汉,禁不住数落他几句。

"要你管!好!你风格高,你风格高你把羊给我吧!"李老汉麻利地站起来,飞快地、出其不意地夺走了王奶奶手里的羊,快速走出了村支部大门。

所有在场的人都愣了神。李老汉是个老党员,曾是村委会副主任,做事公正,为人清正,咋刚退下来,就变了呢?

"看看,这是我领的扶贫羊。"李老汉肩上搭着烟袋,双手向后背着,手里牵着那只白白的山羊。

"老李头,你啥时成了贫困户?在咱村你家算富裕户了,咋还给你发扶贫羊哩?"村民越是疑惑,李老汉越是高兴,哼着小曲儿,牵着羊悠哉悠哉,得意洋洋。

很多人看李老汉领了扶贫羊,很不服气,去找村长说理。村长对村民们说:"老李是咱村的老党员,为咱村出过不少力,难道你们忘了?那年咱这里遭遇罕见的暴雨,发生山体垮塌,老李身先士卒抢险救灾,为救村民差点搭上了性命。如今他领一只羊,你们觉得过分吗?不过分啊,是吧?"村民们想想村长说的在理,都不再提这事了。

老李再对村民显摆自己领的扶贫羊时,村民说:"俺们不眼馋,村长说了,这只羊就算那年你救村民的答谢。"

村民们不眼馋,李老汉很郁闷。

一天,他牵着羊走出了村。对村口的村民说:"我要去乡里,说我领到了扶贫羊。"

村民把这一消息告诉村长,村长急了,骑上电动车去追李老汉。

"老李,你在村里闹闹就行了,咋还去乡里?您老有什么话,尽管对我说,如果我哪里做得不对,打也行,骂也行,只要您老心里痛快。"

"您是一村之长,是咱村最大的官,您还有做得不对的地方?"李老汉斜睨一眼村长,牵着羊继续朝前走。

"老李,我知道错了,我给你道歉行不行?你就不要去给乡领导添麻烦了,跟我回村,有什么事我一定帮你解决,直到你满意,行不行?"

"你知道错了?那你告诉我你错在哪儿了?"

"我对你关心不够,你退下来后,一人独居,我明知道你老伴去得早,孩子们都不在你身边,也没常去和你说说话。我没忘记你是我们村的功臣,这样,以后我保证三天两头去你家和你交流思想,行不行?"

"在你眼里我就是这样的人?"李老汉更生气了。

"不,不是,是我说错了,咱村里谁不知道你心胸宽阔,明辨是非,待人厚道,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咱先回村,实心聊聊,如果我解决得你不满意,你再去乡里,行不行?"

李老汉看一眼村长,不吱声,牵着羊折返回村,一路上不理村长。

"老李,你跟我明说吧,我实在不知道我哪里做错了。"

"真不知道?那我问你:你丈母娘凭啥领扶贫款?她虽然住的房子旧点,但她生活上并不困难,是吧?她要是生活贫困,那就只有一个原因,你们这些做儿女的不孝顺。"

"我丈母娘领扶贫款?"

"嗯。这事我不信你不知道。"

"我真不知道。"村长一脸雾水,他赶紧给助理小刘打电话问这事儿。小刘支支吾吾说看老人家住的房子都成危房了,生活也挺拮据的,就给报上了贫困户。这事还没好意思跟村长汇报。

"村长作为村里最大的干部,关心群众,也要关心亲人,更不能思想松懈,毁了前程。你说是吧?"李老汉拍拍村长的肩膀,像慈祥的父亲那样。村长的脸红到了脖子根儿。

几天后,李老汉把那只属于王奶奶的扶贫羊亲手交还到了她手中。

刘嫂杀狗

院子里静悄悄的。院子不大,收拾得很干净,离院门不远的一棵树下,拴着一条狗。狗儿看到我,立时警觉起来,嘴里发出低低地汪汪声。

低矮的草房,斑驳的土墙,一副沧桑的模样,这是刘嫂的家?我有些惊讶。

实行"精准帮扶,一户一法"的精准扶贫措施后,刘嫂成了我的工作对象。

"刘嫂。"我喊。狗儿听我喊,"汪汪"叫起来。刘嫂从屋里走出来,听我说明来意很高兴,拉我进屋,一个劲儿让我吃那些还带着水珠的杏儿。她说这杏是屋后自家杏树上结的,没用化肥和农药,虽然个头小,可甜。我拿了一颗放进嘴里咬一口,甜中有一丝淡淡的酸,味道美极了。

刘嫂是个苦命人,26岁那年嫁给丈夫刘青,最初的日子虽然清苦,但两人一起努力劳作,过得还好。两个儿子先后出生,家里的负担越来越重,刘青出去打零工,那是个分外炎热的夏天,为了多挣些钱养活妻儿,刘青顶着日头干别人不愿意干的重活儿,结果因中暑而离开了人世。那时,大儿子7岁,小儿子3岁。此后,孤儿寡母,日子分外艰辛。

"刘嫂,我想帮你建个杏园,你看行吗?"

"行,我一个农村妇女,没文化更没见过世面,我听你的。"刘嫂的笑容干净又明亮。

我托人买来一些优质的杏树苗,手指粗细,光秃秃的没有一片叶子,一棵棵像光杆司令。我和刘嫂挖树坑、填基肥,然后把一棵棵树苗放进树坑里,填土、踩实。200棵树终于栽完了,我也累得快散架了。我自小在城里长大,娇生惯养,从没想到,劳作是如此的艰辛,而又有一种无语言表的丰盛的快乐。

杏树发芽了。刘嫂看着那些嫩绿的芽儿,脸上有抑制不住的喜悦。我心里也甜甜的,仿佛吃到了美味的杏儿。

那夜我睡得正香,忽然被隆隆的雷声震醒。隔着窗玻璃,在电闪雷鸣间,我看到了疯狂摇摆的树,还有飞瀑般的雨在肆意倾泻。

雨一见小,我赶紧赶到刘嫂家,一路上心里猫抓一样。刘嫂家的房子垮塌了,母子三人搂抱着站在院子里,我分不清他们脸上是泪水还是雨水。

"你们怎么不去邻居家躲一躲。"我把伞偏向母子三人。

"房子才塌。我担心那些杏树。"刘嫂抹一把脸。

很多杏树东倒西歪,有一些甚至被连根拔起,零落的枝叶满地都是,和泥水混在一起。

"这下完了!"刘嫂蹲下来抚摸着杏树,强忍着泪,眼里满是心疼。

我走出几步,拿出手机给爱人打电话。手足无措的时候,我需要他的支持。他一直给我安稳的依靠。

能救的杏树一棵棵植好,把残缺的杏树重新补栽好。在我爱人的帮助下,杏园的一角,一座漂亮的移动板房也已建好。刘嫂禁不住喜极而泣。

那天,我刚走进杏园大门,一股扑鼻的肉香迎面扑来。灶台的锅里炖着一锅肉,咕嘟咕嘟的。"今天有肉吃啊?"我的语气里有些疑问。

"姨,我妈把狗杀了。"

"杀狗干啥?这园子用得着它呢。"我傻傻地说。

"它太老了,看不了家了。"刘嫂淡淡地说。我信以为真。

"今天是你的生日,来,尝尝我包的饺子。"刘嫂给我盛了满满一碗狗肉,又端来一盘饺子。

"妹子,那天你打电话我听到了。你们把打算买新房的钱拿来贴补我家,这份心意有多重我知道,可我……"刘嫂用手擦着不断溢出眼眶的眼泪。

"姨,我妈说,你是我家的恩人,她说这些天你为我家操心受累,人都瘦了一大圈,你过生日一定要表达一下心意,要不然心里过意不去,就把狗杀了,她说狗是现在属于我家的唯一的东西,最能代表我们的心。那盘饺子,是村长送来的肉和面包的。"

这是多么真挚朴实的情意啊,我禁不住热泪滚滚。

杏树开花了。一树树杏花,在阳光的拂照下,洁白、晶莹,重重叠叠,清香融融。

我和刘嫂都笑了,心里像吃了甜甜的杏儿。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