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沙湾新闻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新闻热线: 0833-3440026
您现在的位置: 沙湾新闻网 >> 信息总汇>> 沙湾文学>>正文内容

蜕变

作者:吕雪萱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13日    点击数:

上  篇

他的目光在一条信息上定住了。是她发来的。她说:这歌儿不错。跟着是个链接。

他淡淡看着她的头像,平生头一回,心如止水。放在从前,他的心会狂跳、会按捺不住地的喜。哪怕信息里只有一个字,他也会反覆端详,直到烂熟于心。若是歌曲,他会第一时间搜歌词来读,认真爬梳每个句子,从中揣摩她的心思。

虽然每一次,这些歌都真的只是分享,是她听得高兴了,随手一转,没任何话外音。而他总会在第一时间回复,惟恐让她久等。尽管她从不会等,发完就忘在脑后。

他的回复往往掏心掏肺、洋洋洒洒,每一个词、每一个标点都极尽精致,却极少收到回音。

对此他并不介意,觉得那些话入了她的眼帘,已很可满足。他却不知,她几乎从不读他的长篇大论。那些热气腾腾的情怀,基本可算是"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全付给了白地。

这一次,他没有回。

他是二十年前认识她。那年她才五岁,他也五岁,正是青梅竹马的年纪。她随父母搬到他住的小区,看到她的第一眼他就呆住了。

在哪儿见过这个女孩儿呢?他想来想去,想不出,只觉熟稔、只觉亲切。他喜欢她瓷娃娃一样的圆脸、黑玛瑙一样的眼睛,和有着与生俱来风韵的、娇嗔的笑容。

男孩子懂事晚,他却例外。她像催化剂,点燃了他生命中那簇真情的火焰。他无师自通地呵护她,让她免于同龄人的欺负。他把一切心爱之物与她分享,只要她喜欢,他都舍得双手奉送。

有次他收到一块比利时牛奶巧克力,自己一口舍不得吃,揣在兜里,用小手紧紧护着,直到见到她才掏出来,巧克力几已被他的体温融化。看着她吃,看她吃得开心,他也就很开心。而她全想不到,他给了她全部所有,自己口水长流,也还是幸福。

他十岁时,差点儿为她殒命。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他们上了小学,同级同班,他得以和她朝夕相处,近距离呵护她。

那年班上组织春游,爬一座近郊的山。中途她看到山崖上开着朵黄花,金灿灿的,顿时被迷住了。

啊!她说,要是能摘到那朵花该多好啊!

他听到这话,像听到冲锋的号角,偷偷掉了队,一个人朝山崖上爬。老师惊慌失措地找到他时,他手上在流血,膝盖破了一块皮,校服上刮出几个洞,却如获至宝地紧握着那朵黄花。

他在同学们的起鬨声中把花递给她,她欢天喜地接过去赏玩,全没留意到他手上、身上的伤。但是看到她高兴,他也就满心甘甜。

后来的写检查、班会点名批评、被父母狠骂,在他全算不得什么了。

十五岁时,她出落成一个美少女。那时他们上初三,仍同校,但已不同班。他不再能时时刻刻见到她,只能于课间操时,在上千人中追寻她的身影,或在短短的课间休息时间,装作不经意路过她的教室。

他总能看到她被几个男生围着说话,她向他们展露他所熟悉的娇憨,笑得花枝乱颤。他的心像被锥子扎了,气鼓鼓回自己教室。

班上有女孩向他伸来荳蔻年华最鲜嫩的橄榄枝,他完全无视。他变得沉默寡言,眼神里满是忧伤。在又一次看到她和一个男孩的亲密举动后,他终于忍不住了,在放学路上拦住了她。

什么事啊?她一如既往的娇憨。

他忧伤地望着她,不说话。

到底什么事啊!她烦了。

于是他说:你,可不可以,不要和别的男生那样近!

她听了惊讶地望着他,然后哈哈大笑,再然后正色道:你是我什么人啊?干涉我的交友自由?我把你当好朋友,但好朋友也不能管得太宽吧!我最讨厌束缚,我喜欢自由自在,希望你了解!

她不知这番话像铁锤,几乎敲碎了这个少年的心。但是几个无眠的夜晚过去,他也就接受了。

她说得对,自己算老几,凭什么干涉她的生活?可毕竟她还把他当好朋友看啊!遇到任何事情,她几乎第一个想到的人都是他。车胎扎了、忘带课本了、口袋里没零钱了、数学题不会做了……七七八八。

他像她世界里的超人,永远第一时间赶到,救她于水火之中。他也喜欢扮演这个角色,因为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能从她眼中看到一丝温情。这微不足道的温度于他人是鸡肋,于他却是寒冬里的篝火,足以温暖他的身心。他兢兢业业做着她的守护神,不去想天长地久的事。

二十岁那年,他们在不同的大学,一个在北方、一个在南方,相隔千里之遥。一年到头,只有寒暑假才能见面,后来只有过年时才能见到。

那年暑假,他坐火车去看她,才知她已有了男友。对此他并不意外。她那么甜美、那么可爱,没有人追才怪。他恨自己没有勇气,守望她十五年,却还是没能及时张嘴,请她做自己女友。

面对她,他一脸哀伤。但是她说,他是她生命中最好的朋友,对她来说极为重要,请他振作起来。他接受了这个说法,心甘情愿做她的蓝颜知己,继续呵护她。

然后他也有了自己的恋情,一个痴心守候他两年的姑娘。在这段恋情里,他很被动,不愠不火,彷彿已耗尽全部爱的能力,只是淡淡的,温吞水一样。但姑娘无所谓,只要能在他身边就好。她像一盆火那样地待他、温暖他,他很感动,却深知这感动不能累积成爱情。

看到姑娘飞蛾扑火全力以赴的样子,他像看到自己,满心怜惜和无能为力。于是一毕业两个人就散了,他不愿再耽误对方的青春。

下 篇

后来他知道,她的恋情在毕业时也结束了。只是她没告诉他,就又火速投入了下一段恋情。

听闻这个消息后,他又震惊、又痛心,几乎麻木。有一阵子,他学会了借酒浇愁。最后他意识到,自己还年轻,还需要爱的本钱,不如把心思先放在事业上。她的新恋情说不定哪天就又到了头,那时如果自己足够强大,可以给她一份像样的生活了,也许可以从容地靠近她。

想到这点,他就踏实了,从此埋头事业。与此同时,她从一段恋情走向另一段恋情。

二十年已过。如今他二十五岁,事业已小有起色。他期待她看到自己的努力和诚意,希望能增加彼此间的交流。她却依然漫不经心。

她极少主动发信息给他,有事除外,更极少回复他的信息。回复的话,也都惜字如金,一句话甚至几个字就结束。

越来越多的失落如同纷纷扬扬的雪花,落在他苍凉的心间。他却竭力守着最初的爱恋,像落水的人抱紧一根芦苇。他从她回复的只言片语里寻找温情的蛛丝马迹,像乞丐在残羹冷炙中寻找果腹之物,只求这日渐冷却的少年情怀能多活一天。

那天是个宿命的日子,在他一生中都将意义非凡。他出于关切,对即将外出旅行的她进行了一番叮嘱。知道她不喜长篇大论,他刻意花时间整理了思绪,将想到的注意事项浓缩成两分钟的留言。

留完不到十秒,他看到她的回复:求长话短说!

那一瞬间,他感到浑身血液都被冰雪冻结。他清清楚楚感到了内心的幻灭,好像有什么实体轰然崩塌,而在那浓烟瀰漫的废墟之中,他的灵魂第一次站立起来。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平静和自由。所有的牵挂、所有的

期盼、所有卑微的渴望,全部化为云烟。

他终于明白,从五岁起,她就从未在意过他,所以可以那样肆无忌惮地待他,那样满不在乎地挥霍他对她的真情。直到那一日,他的心被碾压到极限,彻底碎裂。

平生第一次,他没回她的信息。一周后,他收到这首歌,心却已如死水,再不起丝毫波澜。

他不是小气的人,多年来他已一忍再忍,他从不愿她受丝毫委屈。但是现在,他已无能为力。他再做不到为了让她安心,给她回一条温暖的信息。

他终于蜕变,成了男人。


分享到:

相关文章